在澳洲房屋扩建(home extensions)的折腾

11개월 전

该博文从去年圣诞后开始写,直到最近收到builder最后付款通知,这个home extensions的事情才算正式结束。先回顾一下去年开始写的时候那段悲催的话吧。

圣诞元旦双蛋都过了,这屋子剩下的加建还没完成,回忆起自从买下这屋子后,这些年苦逼的折腾经历,不由得悲从中来,特写下此文,以作纪念。

预热:瞎折腾

这个房子付完定金后,我就开始折腾开了,当时觉得虽然地大,然而大而无用,最主要就是只有一间厕所,家里人口少还行,如果老人们来,就有些不够用了。 于是我们就打算加建。 想省钱,而且澳洲工作也不忙,也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所以嘛,我想自己一步步找人加建,就是说,我想自己做builder,这个是需要license的,要去考试的。 我几个事情同时进行,一方面,研究怎么申请自己做builder,术语叫做'Owner Builder',这是一种特殊的builder,只允许造自己的房子,然后6年内有效,你可以用owner builder名义去申请building permit。 那种广泛意义的builder证书含金量才高,他们可以随便给任何别人造房子,所以很多新移民,本身有造房子的技术,但是对这里规章不熟悉,被迫挂靠在有执照的builder那里,分钱给人家。 申请owner builder的相关信息在维州建筑局VBA的网站上可以查到。 我相信在国内经过中考,高考这些血雨腥风的人,一定可以考得过这里的owner builder。

在考owner builder之前,需要先考一个安全证书,在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这被称为OHS White Card, 具体参见这里,其实很简单,就是得花钱,保过。 在那个网站找个有资质的培训机构,去网上报个名,然后花一天时间他们给你培训一下,当天考试,我在现场看到好多都是西人年轻人,他们考这玩意是因为雇主需要,澳洲这里对于安全问题简直是重视到变态的程度,所以他们得取得这个证书,才能有就业资格,最后考试的时候,老师会帮你搞定的,这可是我亲眼所见,一个哥们听了一天课,啥也没弄明白,交卷之前,老师都要审查的,把你卷子上一切错误修改掉再交:) 不过这种培训,我还是颇有收获的,培训之前,我是看过相关资料的,所以是带着问题来的。 经过这次培训,以后我总是非常关注工地里的安全隐患,比如干完活以后,没有把榔头,螺丝刀归原位,这样容易导致工地工人绊倒,比如再执行任何电力操作之前,要检查电源有没有关掉,我们不能假设前面一个人按照规章制度做好了他的工作,而是要事先检查一切,这跟软件开发里每个函数要进行入口检查,搞assert,require一个道理,都是比较常识的道理,各个学科都相通的。 除了安全知识,还有就是万一在工作场所受伤后的申诉理赔,希望大家能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拿到这个OHS白卡证明后,我去VBA owner builder申请上学习和做题,这个题必须全部作对,但是不要紧张焦虑,因为它可以无限次地做,直到你全部作对为止,也是保过的。 其实这个过程我有些失望,本来我想学些建筑方面的知识的,但是基本都是建筑安全方面的东西,你即便不学,凭猜,也能把题目猜对。 考试通过,把之前找的建筑设计公司的architecture图纸和申请文书,以及申请费交给VBA,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大约一个月后,我总算通过了,正式成为Owner Builder,简称‘OB’。

说起建筑图纸,咱浪费在这上面的钱可是数以万计,在房子还没过户(settlement)之前,我就开始找设计师,我在澳洲著名找建筑工的网站service central,service seeking上发了广告,当时澳洲建筑行业很火爆,都忙不过来,所以回贴的不多,后来有一家叫做superdraft的建筑设计工作给我反馈了,这家公司总部在Queensland,在墨尔本拓展业务,通过电话和邮件多轮联系,无知的我决定找他们给我做设计,我对于整个过程还是比较清晰的,在澳洲,房屋重建和加建都要通过官方批准,就是我说过的council,他们属于澳洲地方政府,他们负责审批的人叫做building surveyor, 之前审批大权都在council手里,后来他们觉得工作量太大,就把这种工作外包了,外包的人叫做'Private Building Surveyor',房屋动工,需要把建筑设计图(architecure design),结构工程图(engineering),土壤测试图(soil test report),环保能源图(energy report)全部提交给Building Surveyor,不管是council那边的,还是Private的,由他们审批,他们会对图纸提出修改意见,满足要求后,就审批通过,当然,要交2000-3000刀大洋的。

这个superdraft公司给我找的architecture,是个越南老头,人倒是挺老实,就是他的设计实在糟糕,按照他的设计,楼上有好大一块面积被当成了走廊,而且我感觉,他不是superdraft的员工,而是层层外包来的,他每次给我发图纸,都是在晚上,那就说明他是晚上工作,我查了这个人,要么就是受雇于别的公司,要么就是有自己的公司,每次跟他说的修改意见,他总是满口应承,但是老先生记忆力显然不行,给我的图纸还是老样子,需要反复提醒。 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是个老好人,不过技术能力不行。 总算建筑构架图做出来了。 我同时找了个别的人给我做了soil test report,那人就带了把铁棒,到我家后院铲了几块土,回去分析后给我一个报告, 这份报告是结构工程图的输入,接下来的structural engineering可是一场噩梦了。 为了节省时间,我把structural engineering和energy report同时进行。 energy report要我搞双层窗户,从后来的折腾中,我才知道其实没必要。 那个structural engineer,自从我交了定金后,一直杳无音讯,我就很着急,发短消息给她,没有回应,然后我就打电话给她,她总算接了,电话里她很不耐烦,说自己工作太忙,我的图纸估计起码要过一个月她才有时间做。

啥?一个月? 这跟我交钱之前给那个project manager时候说的完全不一样啊,说好的马上就干呢? 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要求换人,然后,对方找来个小伙子,态度很好,就是让我感觉是来敷衍我的,装模做样地看了阵子,测量了些就走了,然后就没消息了。 好在我觉得这个小伙比较好商量。 我一直以为是他接手做。 后来过了2周,我突然收到前一个女工程师的初稿,我看了眼,里面充满了钢结构,我考,这得花费我多少银子啊,我很不高兴,同时也很疑惑,我打电话找他们负责人问了问,他说这个案子还是女工程师做,那个小伙把测量的数据给了女工程师,这样也讲得通。 于是我找女工程师沟通,她根本不知道什么现场测量的事情,说根本没必要。 我跟她说能不能把钢结构弄掉些,这样难做,也费银子。 她开始满口答应。 后来的事情,证明她根本没把这放心上,图纸上的钢材,不减反增,别的我也忍了,但是有一个大的钢柱,要把原来的位于两扇窗之间的木柱子拆了,换上钢柱子,这个我跟她争执了好久。 就卡在这个问题上,我坚决不让步,当时国内的老丈人,是搞工程出身的,听说我们要搞加建,就跑过来了,要帮我们一起搞。 他在老家,可是自己盖过房子的,经验丰富。 我们那时候观察过无数在建的房子,这种情况都用木头的,所以我们被误导了,觉得用木头就行,没想到土澳的over engineering文化。 我就去查这个女工程师背景,发觉她其实也不是superdraft公司的员工,也是外包的,那个superdraft居然还把她放到自己网站上,让我以为她是。 这让我觉得受骗了。

我觉得superdraft总体上是一个皮包公司,里面所谓员工都是外包的,这跟我们中国早期的皮包公司倒是有得一拼。 后来我打算抛弃superdraft了,那些钱就算买教训了。 在这期间,我们因为钢结构的问题,咨询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builder,他自己也是structural engineer,他说你往上搞加建,需要抓紧时间,防止雨水,要求很高,我自己搞都要小心。 他觉得如果是从头造房子,或者平地里加建,我自己搞是没有问题的,大不了时间长些,我有足够时间学习研究,这相当于学习式的,而往上加建,要抓紧时间,好比是考试,我一个业余选手,哪能经得住考试啊? 而且在做owner builder期间,我面试了无数个builder,各种人都有,我觉得99%都不是真正懂如何加建的,都是用了从头造房子的思想来加建的,他们要我把房子整个拆了,就留下骨架子,那怎么行? 完全违背我加建的初衷。

所以接下来我打算找真正的房屋加建的公司,墨尔本几乎就两家,我找他们都谈过,其中一家Cameron,我跟他们的女架构师很谈得来,我谈了我的预算,还谈了另外一家公司跟我说的大概报价,她觉得那个报价简直太高了,这样谁去做扩建啊,不如推到重建算了。 于是我就花了银子让这家公司给我设计。 后来来了个娘娘腔,进行了测量,其实这家伙还是满专业的。 我对他的设计总体满意,其实加建最关键的地方就是楼梯的位置选定,这次我们牺牲了半个房间,把剩下半个房间同另外一个房间来个二合一成为一个客厅(lounge)。 接下来这哥们的报价就让我大跌眼镜了。 那个数字跟另外一家差不多,后面给deck造个棚(pergola)就要5万,我一看这数字就知道这在敲竹杠。 我写信问那个女构架师,她说她也不知道会这样,让我发信问问ceo,后来我知道,这女构架师作用就是接单子的。 这公司总部在某个unit里,家传的。 我写信给ceo,说了这个价格的事情,他朝我诉苦,说就这个价格啊,我们做生意多难之类的。 话说到这份上,这个事情只能不了了之了。

启动:入正道

建筑公司也要找builder来搞,他们从中赚取差价,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不如直接找builder。 接下来,我们决定寻找能专业搞加建的builder,难啊,市场火爆就这个不好,牛鬼蛇神都进来了,基本只会搞新房,不会加建,还忽悠我,哥谈了无数个,跟他说两句话,就知道这人靠不靠谱。 正值彷徨之际,我太太有一次开车路过一个屋子,一看就是加建的,非常漂亮,于是她记下了这个地方。 回头她让我去看看,当时builder树的牌子还在,我就记下了builder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最主要的,我很想知道这屋子扩建了什么,什么价格。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去问屋主。 于是我厚起脸皮,去敲门,屋主是印度人,我具体询问了扩建面积,大小,多少价钱,扩建期间,他们是否住在里面,总之,我对一切都很满意。 接着,我就打电话约那个builder,尼玛,跟他一谈,令我茅塞顿开,he is the one I was always looking for!! 这是一个纯技术型的builder,我提出我的要求,把上次的图纸给他看,让他给我估个价,我很满意。 我跟他说我想重新设计,让他给我推荐一个设计师,他给我推荐的女设计师,就是给那位印度屋主设计的人。

我又约那位设计师来谈,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非常专业,为屋主考虑的人,她给我四套方案,每个方案的优劣都写出来,需要价格多少。 看,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 她是土生土长的土澳人,虽然很胖,但是做事非常负责,非常为客户着想,后来我deck,spa被council要求强拆时候,那个private building surveyor都已经抛弃了我,她还坚持帮助我想办法,这点我还是很感动的。

她最满意的方案我们没有采纳,这是平地里进行扩建,最节约成本,而且以后最容易卖出高价,但是我们不喜欢屋子离别人家院子太近。 我们选择的方案是她最不喜欢的方案,没办法,这样我们后院不占地方,但是往上扩建非常耗费,扩建期间也不容易呆在屋子里。 虽然很不情愿,她还是在这个方案上进行详细设计,她帮我找energy report来报价,推荐了一个building surveyor,推荐了engineer,然后把所有材料汇总发给building surveyor进行审批,期间她还为我一个窗户跟building surveyor争执了一下,她赢了。

拿到engineer图纸后,我就找那位builder来给我真正的报价,之前architecture 图纸到位的时候,我找他报过一次价,跟设计师的报价非常近似,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engineer图纸是真正的用什么材料,怎么做满足规范的图纸,拿到这个图纸后,builder才能给出真正的详细报价。 这个builder真是负责,基本跟之前的没有什么大区别,本来他打算拆我厨房的,我说这个屋子里没啥值钱的玩意,就厨房和厕所还看得过去,你怎么忍心拆除呢? 于是他想想决定从外面拆砖,这个比较难,但是他还是很为客户考虑,期间他还跟engineer,building surveyor进行沟通,把一根柱子去掉了,不然我的厨房就完蛋了。 签订合约后,本来决定1月动工,但是他实在太忙了,推迟到2月份开工。

我们从欧洲旅游回来,收到他发给我的保险证明,这个保险作用是万一质量问题导致客户出去租房子住,保险可以理赔,这是行业规定要办理的,我就知道要开工了,付完5%的定金,他就带着2个小弟来挖坑了。 这一步是basement工作,也叫foundation,主要是加固地基,这个工作就是脏累苦,那两位小弟每天都是灰头土脸,提姆(就是builder的名字)每天来检查工作,清扫战场,指导他们。 家里地板被拆了许多,每天站到地板下面挖坑,这项工作断断续续进行了约一个月,他们不是每天来,主要我们住里面,这个builder考虑到我们的生活品质。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这项工作太艰苦了,再后来我听builder说,那个小男孩逃走了,不知去向。

我主要听那个印度屋主说住他们一直住里头的,所以我们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很住里头,就是builder早晨来得太早,一般7点不到来了,我还得开门去。 后来有一次,builder叫人来拆除阳台靠近屋顶部分的asbestos(石棉),这个着实下了我们一跳,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决定到外面租个房子住了。

我问了下builder,大概多久我们可以住回来,他肯定地告诉我4个月应该可以回来住了,他很感谢我们出去住,不然他干活束手束脚。 4个月的房子,在通常状况下是很难租的,因为澳洲这里找正规中介去租房,至少要租一年。 所以我考虑最好是租那种中国同胞的房子,有人因为需要回国办事,需要把房子出租几个月,然后自己再回来,留学生中很普遍。 所以,在寻找正规中介和AIRBNB后,我果断地朝这个方向找。 这个方面房源很多,我在box hill找到个房子,是二房东拿出来出租的,哥去看了看房子,在微信上跟他聊了聊,彼此感觉很可靠,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就租下来了。 box hill这个地方,离我家也近,公交地铁都方便,我有时候还可以晚些回家,去参加墨尔本市区的一些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meetup。

经过约一个月,坑挖好后,builder就让building surveyor来看,这个过程有个专门名词,叫做“foundation",通过验收后,他就给我发了10%的发票,我交钱也爽快,我觉得这个builder是我遇到最为别人考虑的人,搞加建最专业的,最会动脑筋的人,土澳中我感觉这种人不多。

接下来就是搞框架,从地基开始,把那些加强的柱子塞到墙里去,把横梁装起来,楼下的特难搞,需要拆掉很多墙壁,把天花板都割掉一些,既然我们不在屋子里,那么builder就换个搞法了,他原计划是先搞楼上的构架,等我们搬上去,再弄楼下的,但是楼下的基本柱子和钢筋要塞进去,现在他就换个方法,先弄楼下,再楼上,构架工作,尤其是我这种加建,是非常费工费力的,所以加建的每平米价格是新建的2-3倍,而且很有技术含量。 这个过程的名字叫"framing"。

这个就是楼下一角,是把两个房间合并成一个客厅:
image.png

image.png

加建就是楼下需要很多加强的柱子,所以这个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image.png

image.png

在车库顶还没拆掉之前,他把所有木头柱子都堆积在我的车库里:

image.png

这个builder做事非常细致,很主动,他也懒得跟我多烦,很多东西都是他帮我搬来搬去的,包括车库里那些家当,他跟他弟弟两人,全部搬到后花园去,用车库上面本来有的铁皮屋顶给遮住,沙发也搬来搬去,这也是加建改建麻烦的地方,我知道我问的印度人,他们住在里面,都是自己搬来搬去,搞乾坤大挪移,所以我离开屋子后,过得很算轻松。

当时正好是冬天,总是下大雨,所以进行得不容易,每天都要用tarp,就是那种防雨布,把整个屋顶全部遮住。 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地方漏雨,但是问题不大,后来builder告诉我,每次下雨,他睡觉就胆颤心惊,担心什么地方也遮住。 我基本每周都要去看看,也会爬楼梯去看看楼上的情况,这时候还没有那种正常人走的楼梯,都是梯子,这就是楼上一角:

image.png

image.png

等到把屋顶框架都搭建好,framing 工作就算完成了。 Framing过程搞的时间很长,大约也要1个多月,这个也需要building surveyor验收通过,再给钱的。

之前我一直诧异,他从不用脚手架,完全靠梯子爬来爬去,直到要用plaster,木板,master wall把屋子封起来的时候,才动用了脚手架,脚手架从屋子一头到另外一头的车库顶上,这个阶段叫做"lock up",就是把屋子封起来,包括门窗,这样不会漏雨,然后可以搞室内装修:

image.png

image.png

我觉得这段时间我过得还是很轻松的,还能游山玩水去逛了墨尔本的议会,看了军工厂等等。 lock up 过程进行得很顺利,也很快。 这个阶段也需要验收。 接下来,哥头疼的时候到了,就是室内装修,他觉得我老婆对什么颜色啊,款式啊都有讲究,所以小心翼翼地什么事情都问我,搞得我很头大,有时候心理埋怨他还不好说,你索性生米煮熟饭做完了,不就没事了。 先是楼梯,我老婆觉得他要替我们做的楼梯太难看,我们要搞tas oak实木的,扶手下用铁艺,按照builder 本来预算,楼梯3000刀,在工程费用里的,这里有个名词,叫做"allowed",这个就是在预算里,不需要我们额外花钱的,这个楼梯他找人来报价,我觉得贵,然后自己找人报价,找了一圈,发现最物美价廉的一家,就是他一开始跟我说的那家! 也要9000刀,尼玛,在中国1万人民币就能搞定这样的楼梯,尤其知道中国这个行情,我们更加痛苦了,各种埋怨纷繁而来,哥头疼欲裂。 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决定把脖子伸出去挨刀了,澳洲就这行情啊。 最主要楼梯做完后,她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image.png

后来我老婆跟我inspection里邻居一个房子,她更加痛悔不已,觉得自己很愚蠢,还是builder一开始考虑做的楼梯适合我家,又便宜又漂亮。 我在一旁不语。 然后台盆又折腾了几天,调查研究,最后还是决定用原来方案,现在用着也挺好。

然后就进入了home extensions的最后阶段:fixing stage,就是内部装修,浴室铺地砖瓷砖,卫浴台盆淋喷(basin, tap, shower head),房间装cornice,刷油漆,铺地毯,各种锁的安装等等,这个需要房主紧密配合,因为这要按屋主的口味来啊,所以这个也是非常耗时间的。磁砖颜色,款式,预算,水龙头款式,橱柜把手款式,这些乱七八糟问题搞得我都有些抑郁了,问题是我每次要请示,真烦啊。 好在最后折腾完了。 住进去之前我们也费了番功夫。 这哥们希望我们晚几天,但是我得搬出来啊,二房东把下一个人都找好了,我之前已经死皮赖脸跟他延了一个月了。 我老婆跟我发了火,哥一肚子气没地出,就发短信给他把话说重了些,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冲他发火。 我本来是打算住进去的,但是进去一看,油漆味太浓,还有一些打磨的灰尘,所以我们打算找airbnb在住几天再搬进去。 不过二房东突然说下一个人不来了,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这哥们信息来晚了点,我损失了airbnb的定金。

尾声:终入定

我又在这个短租的屋子里呆了1周,等油漆差不多完全散尽才住进去,其实当时主要油漆味道来源就是木头上的油性漆,为了表示我们珍惜这住在box hill的最后一周,我们天天去box hill central,几乎天天晚上要在那里买些小点心吃。 最后退房前,我又把屋子收拾了一下,花了几天搬家,提前预定了council 的hard waste collection服务,把bed mattress都扔外面,然后二房东的一个朋友跑过来验房,她对我短租还把房屋打扫得如此整洁,厨房,浴室都打扫得如此光亮感到震惊,然后二房东把除去最后预估的水电费后剩余的bond金也当场转账给了我。于是我们又住回了自己的屋子。“Home, sweet home”,这就是我娃娃的感叹,她厌倦了跟我们挤在一起的时光。

回到家里以后,那也算是百废待兴啊,我搬进去之前,趁builder跟他弟弟在的时候,帮忙一起把king sized bed frame,床垫,还有床头柜,书桌,single sized bed和床垫给搬到楼上去了,这些玩意都是heavy duty job,我一个人根本搞不定,特别是那个king sized的床!搬进屋后,优先级最大的事情就是装窗帘杆子和窗帘。

之前我装窗帘杆都是把洞打在墙上,然后通过wall mate把螺丝固定在墙上,这里有个问题,wall mate旋转到plaster wall上面是很费劲的事情,经常搞得一塌糊涂,这次装之前我咨询了一下我的builder,他说他一般都把窗帘装在窗的木框上,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这样会省力许多,而且牢靠。几乎所有curtain rod和附件都是ikea买的,简单易装。

窗帘本身我们是从中国淘宝买的,通过专业海运公司拼集装箱过来,还有书桌,餐厅的餐桌椅,边桌,澳洲这里的家具又丑又贵,拼集装箱已经成了很多海外华人的选择。 结果窗帘不小心订得大了,我和老婆连夜裁剪,就用基本款的缝纫机在那里折腾,奋斗2个晚上总算搞定,她弄那个缝纫机都想吐了。 书桌和餐厅那些桌子椅子,我也很快装完了。

image.png

我们小房间一个大窗户烂得不行了,我们入住后,builder也给我们换了,当然是我们花钱的,不过这个价格在市场上算便宜的,主要他就赚自己的人工钱,他本来就是木匠出身,所以就自己来替我拆旧窗户,装新窗户了,一天完成。

image.png

image.png

不过他很不喜欢做油漆的活,而且这也就是个小活,所以我就自己把窗框给油漆了下,接着又把厨房餐厅那边的窗框给刷了下,所以说油漆这个事情,我真是想离开也不行啊,因而写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之油漆工”,也是兴致使然。接着我把从国内淘宝买过来的窗纱给剪裁安装了下,也费了些功夫,主要我把它改得跟原来设计的安装方法不一样,来凑合我们家窗户的特色,形成了具有我们家窗户特色的窗纱,这让我想起来一个短语:“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然后我又马不停蹄,通过射箭把绳锯挂到树枝上,砍下了一颗很粗的树枝,它落下把gutter给砸掉了几片,赶快打电话给builder,这哥们免费帮我换上了。

接下来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就是前院的篱笆了,当初我被迫拆后院deck,变卖spa,都是拜他所赐,所以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决定自己造fence

image.png

我后来想了下,我家这种情况,前院篱笆是无法造成直线的,要么用砖头,要么就用现在这种带铰链的铁艺fence。

现在离home extension officially complete还查一步,就是后院的deck,本来builder跟这个building surveyor打交道已经是痛苦万分了,主要是这个building surveyor光拿钱,不愿意交流,直接都是命令,那怎么受得了啊,你如果看过“跟澳洲政府的council打交道苦逼经历”,就直到当初这个building surveyor是如何出卖我的,所以我对他也没有好感,building 跟我诉说他的不幸时候,我深表同情,我们决定,接下来那个surveyor如果还是刁难,咱就不理他了,把这个home extension项目就到此为止结束掉,然后重新找个building surveyor来专门做deck。 话虽如此,可是重新找人来认证,也是很麻烦和费钱的事情,所以他还是很努力地尽量在这个building surveyor那里解决。这个building surveyor是当初设计师介绍的,这位女设计师人很好,我估计她从中起了很大作用,我们从美国夏威夷度假回来,从builder那里得到好消息,那个surveyor居然答应了,不过他提出了些要求,虽然图纸上对于deck的规格都做了详细说明,他仍然要structural engineer签字,然后最荒谬的事情发生了,那个structural engineer在图纸上deck那地方画了个红圈,收费220刀,我真想问候他娘了!钱太好赚了吧? 无奈啊无奈,让我想起美国名人唐纳德.川普(Donald John Trump)说过的一句话:"This is life!" 我只好乖乖把脖子伸了出去。 然后surveyor又收了我200多刀,我想想如果另外找人,价格肯定不菲,所以默默地又伸出了脖子。接下来就是builder给我报价:12000刀,如果你认为他太黑,就大错特错了,这在澳洲,做这种deck,已经算公道的价格了,他要把原来的deck post全部拔出来,重新打洞,整个deck几乎重新做,于是我又见证了整个deck的重建过程。这哥们给我买的材料也是够强的,他买的merbau deck timer比之前的宽了许多,我们觉得有些over quality了。我们普通的merbau deck timber 都是90mm宽的,他买的要比这宽一倍:

image.png

本来打算deck 侧面也用这种merbau timber的,但是考虑到美观,就用treated pine,我对原来的deck总觉得怪怪的,整个都是merbau timber,看起来一坨。

约定时间,他带着弟弟就来干活了,第一步就是拔出旧的post,然后打洞,这洞打得相当大和深啊,这就是地基了:

image.png

image.png

洞挖完之后,需要building surveyor来inspect一下,然后才可以接下去的工作。

之后就是framing了,把新的concrete post塞进去,浇灌concrete,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搭建框架,这个夹在post上的一根根木头在deck里的术语叫做“beam",是连接post和上层deck的重要部件,架在beam上的那些木条被称之为"joist",deck 的木头就架在它的上面:

image.png

image.png

这张图很好地诠释deck里各个部件的名称:

image.png

从底下看,是这样的:

image.png

从侧面看,是这样的:

image.png

image.png

这一切还是进行得非常快的,往上面铺木板,四周装柱子和steel cable,保持跟原来风格一样,他还给deck装了个楼梯(stairs)和扶手。 在侧面钉板子封住之前,需要building surveyor 再次来inspect一下,他是在做final inspection的时候,一起给解决的。 然后就轮到我去上油漆了,在他装steel cable之前,他就让我把那些四周的柱子都刷上油漆,这时候刷漆最方便。 最后我需要把楼梯,扶手以及deck侧面都刷上油漆。

image.png

刷deck四周的油漆我有一堆,都是home extension油漆工留下的,vivid white,weather shield,water-based,绝对适合室外,本来想搞些跟墙壁一样灰色油漆,但是我那会调啊,家里这么些白色油漆不用就浪费了。楼梯的油漆就不能用白色了,我还是用跟deck 一样颜色merbau,而且因为是裸木,还是heavy walking area,所以我用stain,能让油漆渗透到木头里去保护:

image.png

在收到builder的最后一笔invoice,标志着整个home extensions的工程的结束。 但是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driveway的重建,前后花园的设计和建造,一些零零碎碎的油漆工作和维修。唉,慢慢折腾吧。最后,怀念一下老的deck和spa吧:

image.png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