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

지난달

最近一段时间,事情太多压力太大,每天熬夜太久,然后股市、币市、贵金属等行情又都不好,这一系列的事情导致我嗓子肿痛继而引发了牙疼,用中医的说法那就是——上火了。

image.png
(图源 :pixabay)

说起牙疼,没疼过的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有句俗话描述这个疼痛的难受程度,比较到位: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没错,牙疼疼起来真的要命的,尤其是神经性的牙疼,和我时常发作的偏头痛简直有的一拼。偏头痛是拿小刀一刀一刀地在脑袋里搅合而牙疼是小钢针一针一针地扎到牙根的神经处,那个疼法,哎,总之就是一个字:相当疼了!

其实正经地牙疼已经好多好多年没有发做过了,但是小时侯神经性牙疼却是伴随我大半个童年,简直是梦魇一下,记忆犹新。

大概小学四五年级牙疼就开始伴随我了,然后就是疼得吃不了东西,疼得上不了课,疼得睡不着觉,甚至喝水以及呼吸都疼,使劲吸几口凉气,牙疼会缓解一些,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剧烈地疼痛。

因为疼得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嗷嗷哭,于是父亲带我去看医生,医生貌似也束手无策,最后给我开了一些止疼药——一种叫做平痛新的白色小药片,含在嘴里。

小药片入口以后果然是立竿见影,凉丝丝地感觉,牙疼感觉也不是那么明显了,然后一片含完,整个嘴巴加腮帮子都是那种麻木地感觉,自己触碰一下都有些感觉不到。

一片药片的药效过去,牙疼就会再次袭来,然后再含药片,后来一片药片也抑制不住疼痛我就同时含两片三片,最后不光是腮帮子麻木,整个脑袋乃至于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并且不知道是药片本身的麻醉作用还是药片影响了血液循环,我整个人特别怕冷,盖很多棉被穿很多衣服还是冷得直打哆嗦,最后父亲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就不让我吃药了,牙疼硬挺着吧。

再后来我发现用电视打电子游戏可以分散注意力,缓解疼痛,于是那段时间我把超级玛丽、魂斗罗、超时空要塞等都玩得贼拉溜,许多年以后再玩起超级玛丽依旧可以通关。

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地牙疼就突然好了,然后就再也没有犯过。其实这次牙疼,和小时侯的神经性牙疼还是两码事,疼痛程度和小时侯那种疼法也没得比。

好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种白色的小药片里含有吗啡成分,特别容易成瘾,还要感谢父亲当时及时给我停药,不然没准现在变成个瘾君子呢。

image.png
(图源 :pixabay)

当然还要感谢超级玛丽、魂斗罗、超时空要塞、雪人、冒险岛、打鸭子等等游戏,陪我度过那段最难熬的时光。

注:本文首发HIVE平台,欢迎大家到HIVE上关注我,并参与讨论。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
Sort Order:  tr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