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大崩盘”!史上最大骗局坍塌,让这些人民群众怎么办?

2년 전

2008年9月,以雷曼兄弟的倒闭为开端,金融危机在美国爆发并向全世界蔓延。为应对危机,各国政府采取量化宽松等措施,救助由于自身过失而陷入危机的大型金融机构。这些举措带来了广泛的质疑,并一度引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大众对传统金融的愤怒达到了顶点。

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叫“中本聪”的人。他发明了一种数字货币:比特币。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并获得了“首矿”奖励——50个比特币。

比特币诞生了。

而“比特币”就像金子一样,蕴藏在“矿山”,也就是比特币系统里,然后需要去“挖”,也就是通过电脑或者专业设备不断去运算,最终获得“金子”(比特币)。

人们被这个财富游戏吸引住了,蜂拥而入的人越来越多。

造富神话,越来越多,越来越惊人。

2011年,一个女生在知乎提问,“大三学生手头有 6000 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

当天,巴比特创始人长铗回复:“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他说的没错,从2011年到2018年,比特币从3美元一度蹿升至最高点时的1.9万美元,如果那个大三学生将6000元全部买了比特币,此时早已是千万身家。

越来越多人相信:投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就是抓住了一个连努力都不要的发财机会。

在最疯狂的时候,比特币人民币交易额占到全球总盘子的98%,可见中国玩家之多。

炒币到底火到什么程度?有个段子说,某知名企业有位工程师,在相亲网站简历上写自己是工程师,结果没人理会,改成区块链(比特币底层技术)工程师,一下子收了360多封求爱信。

鲁迅先生一句话,人所皆知: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当一种赚钱方式人所皆知了,那肯定就赚不到钱了。因为,通往财富自由的路上,人越来越多,也就意味着捷径消失了,最终大家只能获得平均的回报。

信徒们滚滚而来,可真正实现财富自由的往往是被簇拥的那个人。

其他的人,我们称之为:众人拾柴火焰高,比特币价格也不断突破天花板。有人为了“挖矿”,专门把机器都搬到四川、内蒙、新疆等电站周边,承包电站来摊低用电成本。

比特币是理想主义者的产品,这为今日的路线分歧引发的纷争埋下伏笔。

在我们身高一米四的时候,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就如哈维尔所言“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区块链技术是由一群信仰自由主义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者和IT从业者发起的,推动整个体系初期的建设推动是一些顶尖的程序员、黑客,数学天才,密码专家以及各色奇能异士共同完成的,他们创造了一个最顶级的联盟。同任何此类组织一样,他们的共同点是高智商、高度自愿、高度推崇自由主义。

理想状态下,区块链虽然是为了对抗中心化货币体系的无能(金融危机)和对大众的盘剥(通货膨胀税、铸币税等)。搞革命总得扛个大旗,这个“为民请命”的大旗一竖起来,立即就产生了共鸣,迅速火遍全球。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利益,在利益面前理想主义不堪一击。

比特币在短短八年间,创造了上千万倍的增长,创造了无数造富神话,名利之下内部开始分化。

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信仰去中心化-经济自由主义者)原教旨主义者”主张坚持“去中心化”的初衷,并保持原定的2100万枚比特币数量不变,通过程序的更新降低交易成本,这对广大韭菜们是利好的。但控制比特币产能(资本家,矿工一族)的“修正主义者”们则主张扩容(实际上就是通胀),并最终替代全球央行,收取铸币税。

1

“修正主义者”代表是有“澳洲中本聪”之称的克拉格赖特,而原教旨主义者的代表是比特币大陆的吴忌寒。路线和理念分歧不可调和,双方爆发了“算力战”,希望通过算力影响对方加密货币的稳定运行和交易,这增加了比特币价格的不确定性,开始有人抛售。

而澳洲中本聪还威胁矿工,如果支持吴忌寒,他将以美元大量抛售比特币,他认为比特币市场没有空间了,比特币将跌至1000美元以下,这加剧了比特币价格下跌。

历史上路线之争导致分裂的故事数不胜数,就如同水泊梁山宋江和晁盖,晁盖是典型的绿林派,而宋江就是典型的招安派,一个要啸聚山林,快意恩仇,自在潇洒,一种想封妻荫子名留青史“重回体制内”,这是两种理念的分裂;近代国共建国理念分裂也爆发了内战……

或许中本聪在创造比特币之处也没预料到事件的发展。但终归,两派的导火索引起了比特币的崩塌,也是理想主义的消亡。

2018年11月20日下午,比特币报价击穿4300美元防线,人民币报价跌破30000元,再创新低,从2017年12月17日涨至最高19891.99美元的顶峰,比特币暴跌近80%。

而在十一个月前,比特币曾一度最高涨到19891.99美元。2009年第一个公布比特币汇率为1美元兑换1309.03个比特币,8年时间,比特币就翻了2000多万倍,大概世间没有资产的价格增长可与之匹敌了。

2017年是币圈最风光的一年,比币特价格一路上扬,而交易所、空气币、矿机等衍生领域也创造了一个个的造富神话。

2

在《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中,泡沫经济的定义是: “泡沫状态这个名词,就是一种或一系列资产在一个连续过程中急剧上涨,开始的价格上升会使人们产生还要涨价的预期,于是又吸引了新的买主——这些人一般只是想通过买卖牟取利润,而对这些资产本身的使用和产生盈利的能力是不感兴趣的。随着涨价常常是预期的逆转,接着就是价格暴跌,最后以金融危机告终。”

巴菲特在多个场合评论过比特币:远离比特币,它基本上就是个海市蜃楼;你不能为比特币做估值,它就不是一个生产价值的资产,它是那种真正的泡沫;一样资产的内在价值可以简单地定义为,在这项资产的有生之年里所有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价值。

大佬李笑来道出了币圈的醒世名言:区块链的共识价值不值钱……但因为人太多,有共识,也会产生价值。

比特币是标准的零和游戏,前人利润不是来自比特币本身产生的现金流,而是后来者产生还要涨价的预期,纷纷买入推升价格的差价。所以,在众多人的上涨的共识下,不断有人前仆后继。当价格下跌后,预期反转,就产生相反的自我强化的反身性,众人顿时做鸟散。

反映人气的BTC的Google全球搜索热度的变化与比特币价格就十分吻合。

此外,历史上数轮泡沫发酵时间总比崩溃后的时间长,比特币亦然,而且比特币涨幅无人能出其左右。

可见,比特币的共识要来得更坚定,泡沫也更坚硬,最困难也无章法可循地就是判断共识的强度,所以,只能当一个旁观者。毕竟,我们的世界充满了荒谬,我们的人生也是,你无法测量荒谬的程度。

比如钻石就在几代人的意识里形成了牢固的共识,一堆碳原子就变成了忠贞爱情的象征物。比特币是技术者的理想国的试验场,站在现代互联网技术尖端的码农拧成一股力量。

郁金香的背后是乌合之众,而且供给具有很大弹性,有其他观赏植物作为估值参照,郁金香泡沫的破灭,不会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而比特币去中心化,无估值参照物,上涨过程中经历了93%、88%、70%的跌幅,但是最后又再创出新高,比特币的共识与郁金香的共识不可一概而论。

3

共识基础是流量,流量才是核心竞争力,在流量之上才能谈质量。

李笑来在《韭菜的自我修养》一书里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你一买它就开始跌,你一卖它就开始涨的吊诡情况,因为每一次行情结束根本原因都是入场资金枯竭。就像牛市里买菜的大妈都进场了,后面还有新的接盘新资金吗,行情是不是到头了。

再比如互联网经济其实也是流量经济。而现在已经进入流量枯竭时代,剩下的玩家只能刺刀拼刺刀抢流量。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Q3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环比Q2末仅增长2700万台,月环比增速收窄至1%以内,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总量趋于饱和,存量时代人口红利殆尽。

流量存量博弈下,快手、抖音等短视频的快速蹿红,挤占了腾讯游戏流量的时长。回到比特币,在2017年达到癫狂高点时,无人不知比特币,盛极而衰。

金庸在神雕里写道:在绝情谷中,三人徘徊数月,杨过终是不辞而别。陆无双大恸,程英却道:“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她话虽如此说,却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有些流量就像这白云聚了又散,一群乌合之众聚集而成,容易各自夺路而逃,共识生命周期短。

影视圈的鲜肉们自带顶级流量,单条微博转发能过千万,片酬瞬间打破老一辈演员的上限。发行人为何愿意用天价片酬投一群没有面瘫脸演员?本质上高片酬是演员背后顶级流量以及团队流量运营能力的对价,而演技只是赠品。

但是,这种模式的困境在于,没有质量的流量就像浮云,没有演技这些基本功加持,迟早衰退。今年知名的流量演员暑期档热播电视剧收视率纷纷扑街,而加拿大吴亦凡也身陷刷榜质疑声中,流量小生的面临全面崩塌。

从流量质量的角度看,比特币因程序猿的理想而创造,自带信仰值,流量的共识强度比流量小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这也是几次三番比特币暴跌后还能卷土重来。

因此,“比特币是泡沫”是客观事实,但是“有共识的人多了它就是一个有价值的泡沫”也是客观事实。但是,它没有估值之锚,跌至多深,涨至多高,无法度量。比特币背后的共识附带信仰,信仰要怎么衡量呢?此次下跌会否导致技术派信仰崩塌?

有网友发帖表示,自己在币价最高峰时投入的10万元,现在只剩下2000多元。

市值大幅缩水让人明白什么是绝望,很多人愤然离场。某币圈资深玩家表示自己的资产已亏损85%以上,宣布“破产”。

目前,比特币在4000美元左右,已跌破成本价。相较于最高点1.9万美元(15万人民币)下跌超过76%,早已腰斩。

你以为你在“炒币”,但却被币炒了。

这两年,币圈造富之快,捞钱之易,在人类商业史上,都堪称绝无仅有。几年前,比特币意味着财富:“一币一别墅”,在圈子里广为流传。

到了今天,清仓却意味着自由。刚开始以为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而如今却发现只是个残酷的笑话。

这场游戏的疯狂程度,和结局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的想象。

七年时间暴涨四百万倍,比特币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资产泡沫!远超当年荷兰“郁金香狂热”和英国“南海公司骗局”。

举个例子:

2010年,美国程序员Laszlo Hanyecz用10000个比特币换了总价值25美元的2个“棒!约翰”披萨,相当于一个比特币值0.0025美元。

而7年后,一个比特币已经超过2000美元,涨了近80万倍!

即便楼市疯狂,也不过三四年翻一番。

如果说,房子是硬通货,那么,比就是硬通货中的硬通货。

比特币的暴涨,给普通人脆弱的心理以猛烈一击。人人都在抱怨“年年都有风口、年年错过风口”,而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出现,成了人人豪赌的风口,惟恐错过最后一个暴富机会!

2017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迎来暴涨的年份,两万美元高位创造一个个财富自由神话。

被《华尔街日报》称为“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李笑来,则成为多数玩币的人膜拜的对象。

他自己则透露,持有量为6位数。即便以最保守的10万个计算,他的财富一度超过100亿人民币!

以至于他在谈比特币投资时,“风轻云淡”地说:“睡一觉多了两个亿。”

但事实上,币圈人士财富来得之快,让他们自己都发抖和害怕;所以炒币的土豪,他们都很低调,他们财富的绝大多数,要么选择刻意隐瞒,要么都转移海外了,现在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网友分享自己的“炒币”感受:

在我持有比特币的那一个月里,一天24小时,几乎每20分钟,我都会不自觉看一看行情。这一秒,盈利3000,下一秒,亏损4000,再下一秒,盈利5000。

盈利的时候,我会想,要不要抛售?要不要追涨?回落的时候我会想,要不要补仓?要不要加杠杆?当下跌的厉害的时候,我就慌了,要不要抛售了止损?会不会彻底崩盘?

最狂热的时期,有人开始创造新的数字货币,只需要几十张PPT,就能从渴望暴富的人群那里募集到几百万,上千万资金。

所有的“套路”都可以披上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外衣。各种空手套白狼、庞氏骗局,一旦披上了“区块链”外衣,便成了香饽饽。

“假币”以理财投资为宣传噱头,却行传销诈骗之实。投资者往往会被这些“假币”眼花缭乱的包装所迷惑,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财富转移与财富创造,两字之差,天壤之别。那些发虚拟代币一夜暴富的,他们没有几个是做实业的,要么把钱转移出境,要么被任意挥霍。

这次比特币暴跌,矿机论斤卖也上了热搜!对于矿场来说,电费都赚不回来,还要啥自行车啊!不对,还要啥矿机,趁早转身脱身才是上策吧。

人类历史上,金融骗局数不胜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一夜暴富!

在金融投机这件事上,人性从未改变过。骗局总是能把人的欲望刺激到一个极致,把人的智商碾压!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