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进化

5개월 전

今天,已不时兴将社会与进化这两个词连结在一起了。但在一百年之前,谈论社会进化不仅是一种时髦,而且是真正激动人心的事情。

民初的大闻人严复、蔡元培、鲁迅等,都曾是社会进化论的坚定信奉者。后来的主流社会理论,对于社会进化论的评价不佳,信仰社会进化论的人自然就少了。就连进化论本身,今天也备受质疑,再谈论社会进化,似乎不合时宜。而我却坚信,在唯意志论盛行的情况下,恰恰需要特别强调社会的进化机制。

Claude-Lorrain-Port-Scene-with-the-Embarkation-of-St-Ursula.jpg

社会竞争

谈论社会进化而不提及竞争,就不可能展开任何有价值的讨论。不消说,竞争是普遍存在的事实。不妨用一句话:竞争无处不在!但还得补充一句:竞争样式无奇不有!这样一来,要对竞争进行描述、概括与分类就困难了。不妨首先看一些特殊形式的社会竞争。

经济竞争 经济单元(个人或企业、经济组织)之间的竞争,大概是最普遍、最基本的社会竞争,它已受到充分的关注与研究,不必去细说它。经济单元共存于市场,竞争与合作一起构成市场的主要行为。但主要是竞争促成了优胜劣汰,因而实现经济效率的提升。今天,在经济领域,这一层意思似乎已成了陈词滥调;但观察类似的过程如何在其他领域发生,却依然是极有价值的研究课题,远未得到足够广泛的注意。

政治竞争 中国人首先想到的当然是阶级斗争;但政治竞争的含义要广泛得多,包括议会政治中的党派竞争、政治人物对于国家职位的竞争、政府部门之间的竞争、不同政策之间的竞争等等。这些竞争种类繁多,展现出多种不同层次,难以形成一个如同经济市场那样的政治市场。如果一定要使用政治市场这一术语,那么应限于市场主体大体对等的场合,例如围绕公务员录用与晋升的竞争市场。

科学竞争 这个概念或许太大了些,不如首先观察某个学科的学术竞争,这既包括学者之间的竞争,也包括学说、理论之间的竞争。这些竞争发生在凡夫俗子们难以仰视的科学殿堂之内,想象中似乎温文尔雅,实际上亦不免硝烟四起,只是局外人难窥内幕罢了。

文化竞争 这个题目也太大了,它至少包括了文学竞争、艺术竞争、语言竞争、时尚的竞争等等,这些都很贴近日常生活,不像政治竞争、科学竞争那样常常远离普通人的视野。例如,遍及全球的电影与电视的竞争、电子书与传统书的竞争、英语与法语的竞争等等,多时以来就是备受关注的话题。“文化市场”也已成为很流行的词汇。

制度竞争 这已经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竞争了,竞争主体,不是个体的人,而是各别的制度,例如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教育制度等等。同一类制度——例如政治制度——的竞争自然也形成某个市场,尽管并不流行“制度市场”一词。发生在20世纪的最惊心动魄的制度竞争,就是苏维埃制度与西方制度之间的竞争,它以后者获胜而告终,以致促使福山急于推出《历史的终结》一书,尽管许多人认为还言之过早。

思想竞争 这似乎远离常人的视野,但其规模、影响都非等闲。例如,哲学领域实证主义、存在主义、康德主义之间的竞争;政治思想领域自由主义、威权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之间的竞争;经济思想上的凯恩斯主义、新自由主义、货币主义之间的竞争;艺术思想上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之间的竞争,等等。对于“思想市场”的存在及其与日俱增的重要性,人们怀有巨大的兴趣。

宗教竞争 只要看看欧洲的许多基督教堂已经悄悄改为清真寺,欧美各地不断传出白人改宗伊斯兰教的报道,你就知道宗教竞争有多激烈了。不过,人们的担心倒不在这里,而在于那些最狂热的教徒已不想仅仅静悄悄的竞争,转而主张真刀真枪的宗教战争了。

至于那些较少受人注意的另类竞争,例如生育竞争、迪斯尼的竞争、婚姻市场上的竞争、选美竞争等等,固然不无趣味,但其影响有限,就不去说了。

上面提到的这些竞争,尽管千差万别,但亦不失某些共性:

竞争总是在某个市场上进行,无论该市场是有形还是无形,也无论这样的市场存在是否被人注意到,是否有正式的名称流行。

只有性质与地位对等的角色之间,才可能发生竞争。例如,老板与雇员之间,官员与平民之间就不存在什么竞争。不妨说:

竞争得以展开总以存在某种程度的平等为前提。

无论竞争显得如何无序甚至野蛮,它还是遵循某种或强或弱的规则。正因为有一定规则在,竞争者对于其结局才多少有点评估能力。完全没有规则的竞争不可能维持下去。规则如同竞争本身一样,通常是社会演化的产物,很少是有意识的人为制定。

社会竞争当然很不同于生物竞争。但就竞争对象的对等性、竞争过程不受意识控制、竞争结局的极大随机性而言,社会竞争与生物竞争的类似性是明显的。正因为如此,两种竞争都导致类似的选择,就是很自然的。

社会选择

选择无疑是一个极具行为色彩的词,但如同生物进化中的自然选择一样,此处说到的社会选择,只是对一定社会过程的归纳,不一定涉及任何有意识的选择行为。

这样那样的社会选择,几乎每天都在我们身边发生,只是人们多半未加注意罢了。

今天,人们盯着影视屏幕如痴如狂,而曾经风行多年的皮影戏则无人问津。那是因为社会选择了电影、电视,而皮影戏就被淘汰了。

电话通讯就如吃饭穿衣一样,已成为人们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上邮局寄信则几乎绝迹。当然,这也是因为社会选择了电话而几乎淘汰了书信。

几乎所有的年轻夫妇,都至多要两个孩子,要多个孩子的人,简直被人视为怪物,至少在城市中是如此。可见,多生多育的观念、习俗已经或即将被淘汰。这一类的社会选择,只是我们面对的许许多多社会选择的一小部分。

社会选择怎样发生、完成,其机理如何呢?不妨看一个典型例子。

今天的城里人大概已注意到,越来越难碰到一个自产自销的卖菜者了。几乎所有的蔬菜都来自批发商,而批发商的蔬菜则来自农场(包括专业户)。当然,形成这种局面并非一日之功,它是一个长期竞争与选择的结果。

菜农之间的竞争已经持续多时了。一开始,这种竞争几乎是无意识的,大家都不过是以卖菜谋生而已,菜农不见得意识到别人抢了他的生意。一旦其中的某些人转动脑筋,扩大经营规模,办起蔬菜农场来,竞争意识就随着农场优势的逐渐显现而加剧了。随着市场形势的变化,普通菜农越来越无利可图,最终就只有退出竞争了。选择农场的是消费者吗?消费者根本没见过这些供货者,他只要买到质价均可接受的菜,完全不考虑菜的来源。是政府选择的吗?,政府已经多年不过问吃菜的事了。是蔬菜市场的出资者选择的吗?他不太可能有这种兴趣。

实际上,完成这一选择的,不是任何特定个人,而是无意识的市场。市场虽然无意识,但这并不妨碍它服从规则,此中唯一的规则就是优胜劣汰!因此,选择就是优胜劣汰的结果。这一选择经历的时间可能很长,那是因为农场积聚优势需要时间。

让我们借这个例子归纳一下。社会选择的过程包括如下环节:

● 一定数量的竞争者共处于某个竞争市场中;
● 某个或某些竞争者因发生变异而获得优势,其他竞争者则处于劣势;
● 优势与劣势的积聚扩大着竞争者的差距,乃至优胜劣汰,最终劣势者出局。

描述这一过程的几个关键词是:竞争市场、变异、优胜劣汰。只要这些要素出现,无论其具体内容如何,就可能发生社会选择。这种社会选择几乎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只是它们多半渺无声息,不被人觉察罢了。

不妨看一个少有人注意的例子。现在城市居民中,已少有依傍儿女养老的情况了。更多的老人宁可单独居住或者住进老年公寓。养老模式的这种巨大变化,当然不是突然出现的,也不是政府或某个机构——例如老年协会——规划的,而是在一个优胜劣汰的渐进过程中,实现了无意识的社会选择的结果。

此过程中的竞争市场,就是多种养老模式共存的局面;变异,就是离开儿女独居以及老年公寓的出现;优胜劣汰,就是与独立养老比较,依傍儿女显得越来越不受欢迎,因而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以致面临被淘汰的结局。

社会进化

社会选择在极其广泛的领域发挥作用,可能大至社会制度的更新,小至某个饮食习惯的改变。更新社会制度这样巨大的变化,当然会惊天动地;但更多的社会选择则仅仅在细微的程度上改变社会,且往往是“润物细无声”。不过,即使是社会的细微改变,长期积累的结果也会十分可观,以致若干年之后,你就会发现社会已变得几乎难以辨认,让你不免生出许多旧影难寻的感叹。

这就是社会进化!

本质上,社会进化是一个渐进过程,许多社会要素的进化往往缓慢得难以察觉。

社会进化通常是一个无意识过程,或者说一个自然过程。就此而言,它与生物界的进化并没有什么两样。强调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已经习惯于听取那些改造社会的豪言壮语,但那些气吞山河的社会改造工程,多半效果不佳,败绩累累,甚至带来滔天灾难。

在人类需要吸取的教训中,最重要的一个教训就是:绝对应轻言改造社会!社会之庞大与复杂,远非今天的人类智力所易洞察,更不宜任凭那些异想天开的狂人肆意摆布。在某些千载难逢的特殊机遇来临之际,有意识的人为干预固然可以显著改变历史进程;但在一般的情况下,人们最好少一点撬动天下的雄心,最好顺应自然的社会潮流,满足于为社会添砖加瓦。

社会最需要的是默默劳作的园丁,最危险的是那些动不动就意欲改天换地的枭雄。

社会进化未必是进步。我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进步。从常识看来,进步应当含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意思。至于进化,本质上是一个中性词,几乎与“变化”无异。真的,没有人能够令人信服地判定或者证明,进化所带来的一切一定是好的。例如,市场经济取代自然经济,无疑造成了高得多的生产力,岂不很好;但高生产力正在加速破坏人类的生存环境。如何权衡这一两难选择,将引起人们的长久争论。

进化“优势”是相对的,更可能是暂时的,这都不是可以透彻讨论的问题。不管我们孜孜以求的一切,是否真的有至上的价值,我们终将倾听上天的命令,顺其自然地走下去,这或许是一种宿命吧。

依赖变异

前面已经注意到,社会选择过程不可缺少变异这一环节。唯有变异才产生新的因素,而这是竞争者拥有优势的唯一希望。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社会选择所选择的无非是变异!进而不妨说,社会进化的希望就在于变异。

鉴于此,期待社会进化的人们,就有责任保护社会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变异。这多半是一个引起争议的问题。社会每天都在发生变异,但并非每个变异都是有益的。问题似乎很简单:扶持有益的变异,剔除有害的变异。但在多数情况下,人们没办法分辨出哪些变异是有益的。人类积长期的经验,得到的一条宝贵教训就是:不应排斥所有变异,除非它已被证明具有重大危害。这非常类似于维护生物进化的经验:不应排斥所有变种,除非它是已被证明为明显有害的变种。

维护变异以促进社会进化的思想,要在实践中获得广泛认同并非易事。在现实生活中,明显具有优势的变异恐怕是凤毛麟角,而不讨人喜欢乃至令人厌恶的变异,则往往比比皆是。弹指之间,你的周围会突然冒出一些十分陌生、光怪陆离的东西:形形色色的金融创新、新的交友方式、社交网站的弯弯道道、《非诚勿扰》的歪歪扭扭、网络上的“火星语言”,等等等等。你能一下子判断,它们是好是坏、有用无用?但至少没有证据表明,是什么洪水猛兽。不妨一概存以待察,想来也无大碍。这不正是现代社会中最恰当的一种取向吗?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
Sort Order:  trending

Hi! Did you know that steemit.com is now censoring users and posts based on their opinions?
All the posts of these users are gone!
https://github.com/steemit/condenser/commit/3394af78127bdd8d037c2d49983b7b9491397296

Here's a list of some banned users:
'roelandp', 'blocktrades', 'anyx', 'ausbitbank', 'gtg', 'themarkymark', 'lukestokes.mhth', 'netuoso', 'innerhive'
See anyone you recognize? There could be more, they also have a remote IP ban list.

Will you be censore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