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败之道

2개월 전

二战后人类又不幸经历了一场世纪之战:美苏两大国之间的生死决斗;虽然称为冷战,实际上其热度不低。今天胜负早已举世皆知,其失败者就是曾经风光无限的前苏联。你想要在大国博弈中失败吗?那你就竭尽全力去追随前苏联吧!

18Gessen-master1050.jpg

美苏异同

当年美苏争霸的那点你来我往,早已成了陈年旧事,今天未必还有多少人感兴趣。但它们留给后世的教训,还会启迪很多代人。

美苏当然不同;否则,怎么会一个解体了,另一个依然气势如虹呢?但真要归纳出它们的差别,却并不容易,除非重复一些老生常谈。

首先就有一个疑问:这两个超级大国真的有很大不同吗?认为美苏两家根本不同的观点,首先就会遭到一些中国战略家的反对。中国曾経主张的“三个世界理论”认为:美苏是第一世界,欧洲是第二世界,其余为第三世界。而且认为,美苏都是试图称霸全球的霸权主义国家,只是苏联的威胁更大而已。认为美苏完全不同的观点,也遭到某些西方理论家的反对。我记得1980年代曾有西方人著书鼓吹:美苏正在成为愈来愈相似的国家!

真的,对于美苏两家,不难举出许多共同点:它们都是大国、强国,似乎也都是富国;都拥有他国难以望其项背的资源、经济、军事实力;都不忌讳炫耀武力,而且在作军事介入时都出手极狠;都将自己的海外军事基地遍布全世界、用自己的海空军巡游全世界、将自己的特工派到全世界;都热衷于军备竞赛与航天竞赛;都有自己的铁杆盟国及追随者,由此形成的两大对立阵营几乎将世界瓜分。1980年前后的中国也不置身事外,而是选择全力抵制苏联、略倾向于美国。

后来的事实证明,仅仅依据这些表面的相似,就断定美苏是同类国家,不过是皮相之见。今天,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当时的美苏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国家。要举出它们的相异处,实在易如反掌;例如社会制度就完全不同。

但今天的论者都知道,如果一言未出就直指制度,虽博深刻之名,但不免将思考的空间封堵得太早了。此处不妨暂不论制度的差异,将关注点放在大国风范上。在这一点上美苏两家的显著差别,未曾被特别注意,其实意义重大,足可为后世垂鉴,尤其可作为崛起的新兴大国的镜鉴。更直接地说,仔细琢磨苏联何以失败、以及美国何以相对成功,足以悟出某种大国之道!

苏联既继承了自彼得大帝以来的俄罗斯传统,也借鉴了戈培尔的经验,最大限度地开动宣传机器,尽一切可能地宣传苏联的庞大、富足、强盛、成功。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在苏联宣传机器的鼓噪下成长起来的,不可能不相信苏联的无比强势,以致当1991年苏联旗帜倏然降下时,很多人震惊得目瞪口呆。

我不敢说,美国总统就一定没有自夸的嗜好,特朗普就特爱炫耀;但我敢肯定,美国大多数媒体确无替美国政府作宣传的习惯。恰恰相反,美国媒体人最热衷的事情就是戳美国的痛处,用一句流行话就是唱衰美国。我记得,就在离苏联解体不到5年的时候,一些美国媒体还在鼓吹,在美苏争霸的角斗中,美国终将落败。

苏联人习惯于用宗教式的风格处理外交事务:你要么是同道、是盟国,就应在所有方面维护苏联;要么是离经叛道者、是敌对势力。首先是南斯拉夫被斯大林革出了教门;后来中国也遭到同样的对待。苏联内部的持异见者,则被视为最危险的敌人。

美国则一直被认为遭到多国反对而陷入孤立。在某种意义上,这一结论也不错,美国的确广受批评:原来的盟国法国自1950年代起就激烈地批评美国,几乎分道扬镳;南斯拉夫、埃及、土耳其等,尽管不时从美国拿到大笔援助,却仍然在某些问题上毫不犹豫地站在美国的对立面;被称为美国后院的拉美,根本就不屑于表现出亲美倾向,美国也无可奈何。像苏联所要求的那种“兄弟般团结”的盟邦,美国似乎一个也没有。也不知,是美国佬没有吸引力招揽到彻底忠诚的伙伴,还是它竟天真地信奉国际关系中的平等、独立原则。

苏联人将不断的成功当成了一种哲学信仰,似乎国家、主义的命运都为成功所系,不能承受任何失败,哪怕是最轻微的失败。宣传机器的责任,就是弘扬苏联的伟大成就,而将任何失误或挫折抹去。即使未必有主观责任的天灾、事故,通常也是不准报道的。

恰恰相反,美国媒体的信条就是:好消息一笔带过;坏消息则大肆渲染,抓住不放。就是完全不真实的坏消息,美国人也不忌讳津津乐道。例如,自1970年代以来广为传播的一条消息就是:美国政府精心制造了登月骗局!美国政府竟然就是不肯出来辟谣。

大国之道

身为大国之民,可别忘了做大国之不易。你可能会很诧异:做大国有何难哉,不就是将大国韵味做足,以对得起“堂堂大国”、“泱泱大国”这些美好字眼吗?如果是这样,而你又高居庙堂,主导国家,那就真成问题了,或许你真的选择了取败之道!

大国的特点恰恰就是在其大,不免树大招风,既难防又难治,岂不难哉!你可能会说,这些都是天下大事,当由“肉食者谋”,没有“走过红地毯、吃过宫廷宴、握过伟人手”的人,岂能与谋?恰恰相反,就是那些“身居草野、心忧天下”之人,才眼力高人一等,更有“揭要道于不察”的机会。此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

大国之道,其内涵丰富,并非一言能尽。从美苏两家的不同命运启示出来的如下数项,或许有特别的价值。

不以富强大国自炫 这可概括为不示大、不示富、不示强。

不示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身为大国,实在是谁个不知、无人不晓,还用得着你自己频频大声宣布、时刻挂在嘴边?老是说我们“地大物博”、“多少多少亿人”,普天之下,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了。爱“示大”的人,无非要达到两个目的:其一是,让强者明白,我不是好惹的!其实这大可不必,而且毫无用处。其二是,让弱者明白,不可轻视我!这也不必。人家是否尊重你,全依你是否有足够的实力,而不在于你是否“示大”。刻意示大,唯有招人警惕、疏离乃至厌恶。1979年,对越南这种得意忘形的黩武之国不示弱,当然没错;但明言“教训”,就非大国风范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教训”绝对是居高临下的口吻,岂能用于遵循平等原则的国际间?这种架势,就将本来的有理变成无理了。

示富更属荒唐。当今世界,谁富谁穷一目了然,还用得着自己来“示富”?但就是有人乐此不疲,频频使用大手笔:某个大项目几千亿,某个国际会议几千亿,某笔外援几千亿,某笔对外投资几千亿……如果一个国家花钱的气度达到如此地步,富国的形象自然有了;但要说有什么作用,那就是让你在涉及经济利益的国际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在国际贸易组织内,你一定会被要求遵守更严格的条件;在双边关系中,你多半会被要求更多的利益让渡;在非洲国家首脑光临之际,你会被要求更慷慨地解囊……。因为你已向世界充分展示财富,你将很难拒绝这些要求。

不示强的主张可能使不少人扫兴,但其实是最重要的。强调自己“天下无敌”,当然是最惬意的事情,却缺少一种很平常的智慧。爱读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在一群武士中,那个最谦卑、最不显山露水的人,常常是最有本事的武林高手。过分的示强,却恰恰是虚弱的标志。科索沃战争期间,叶利钦警告西方:可别忘了,俄罗斯是能够毁灭世界的核国家!谁都知道,那时正是俄罗斯最虚弱的时候,说狠话不过是为了壮胆而已。

敌国与兄弟盟邦皆不要 “不要敌国”好理解,无须解释。但兄弟盟邦岂不很好?但历史教训所提示的恰恰相反。我们曾有过“伟大的友好盟邦”苏联,有过“由鲜血凝成的友谊”,有过“同志加兄弟”,后来怎么了?还想重蹈覆辙吗?

一条外交格言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对此原则上没有任何人反对;但现实中却未必有多少人记住。否则,就不会有永远不变的“西方敌对势力”,也不会有永远不变的“鲜血凝成的友谊”。记住了上述格言,就应当明白,对任何国家都不要期望太高,不要与任何国家抱团太紧。不妨适当疏远所有的国家,给自己多留点回旋余地。我们的外交智慧,其实远不及新加坡、瑞士等小国。

不在意挫折与失败 挫折与失败从来都难以完全避免,大国更难避免。大国事务千头万绪,哪能件件毫无瑕疵?刻意求败当然不可取;刻意掩饰失败则更危险。多时以来,我们就将“报喜不报忧”、“丧事当作喜事办”当成不变的规矩了,它已深入人心到这样的程度,任何在媒体上看到一点点负面新闻的人都会大惊失色。一个完全人为地与任何挫折隔离的民族,恰如一个始终与病毒隔离的人,不可能有任何免疫力与承受力,在不期而至的灾难面前必定束手无策。

取败之道

没有人刻意想谈论失败,但失败将永远纠缠着我们,真是命运的劫数!其实,局部的、暂时的失败并非那样可怕,只有那种带有根本性的失败,才应力求避免。只是,人们常常走在取败的道路上而不自知,这才是真正的危险之所在。

但什么是取败之道呢?并不能说:失败国家所走过的道路就是取败之道;因为,说不定这些国家的失败并无必然性,它们不过因运气不佳而倒霉罢了。但那些无可挽回地失败的国家所走过的道路,就很难说不是取败之道。典型例子正是前苏联,它所经历的不就是取败之道吗?苏联的教训何在,东西方的思想者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其中就包括戈尔巴乔夫、久加诺夫、梅德韦杰夫、索尔仁尼琴等著名俄罗斯人士。每个人的看法都出于自己的独特视角,未必能获得广泛认同;但所有真诚的探索无疑都有其价值。

戈尔巴乔夫就苏联问题写过许多书,因其特殊地位而特别被世界关注。他提到的苏联失败原因很多,其中被他强调的原因之一是:苏联的特殊选择离开了人类的共同文明价值。这在普通人听来不免有点抽象,但细想之后不能不承认,这说到了问题的关节处。

今天人类的主流选择是:市场经济+民主制度+思想自由。这并非出于某个天才思想家的设计,而是全人类经过无数次试错之后的自然归宿。它也许还不是人类的最终选择,但至少在当今世界具有最大的可靠性。至于离开世界主流选择的苏联道路,却不是人们普遍参与的选择,而出于少数救世主的设计,且不说其后果很糟糕,仅仅从其来源来看,就没有理由获得人们的信任。

久加诺夫是下任不久的俄共主席。他与今天如日中天的普京没法达成共识,但也不乏一些精辟见解。他认为苏联之所以失败,主要在于其“三垄断”:垄断真理、垄断权力、垄断利益。他认为经过反思的俄共将打破这三个垄断,因而有希望在俄罗斯重建社会主义。久加诺夫的主张是否确为成功之道,且置而不论;说“三垄断是失败之道”,则不妨说是至理之言。“垄断真理”意味着取消了思想自由;“垄断权力”意味着排除了民主制度;“垄断利益”意味着远离市场经济。可见,“三垄断”恰恰背离了主流的文明价值。这就表明,久加诺夫实际上与戈尔巴乔夫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索尔仁尼琴显得保守些,他认为苏联的失败主要在于其背离了俄罗斯传统;他极力鼓吹回到沙皇时代去,回到彼得大帝!今天未必真有俄罗斯人响应他。但若说一个已有千年历史的传统社会,贸然脱离其自然轨道,被人为地纳入一条未经验证的新轨道,必然导致失败,则确难反驳。在这个意义上,不能说索尔仁尼琴的说法全无道理。

如果认定前苏联的这些教训,那么,就可以归纳一下取败之道了:

你想求败吗?那么你就自作主张选择一条特色道路吧!别左顾右盼,管它什么普世价值;就是大多数人都选择了“阳关道”,我也决心走自己的“独木桥”!

或者,你就坚持“三垄断”吧:垄断真理、垄断权力、垄断利益!毫不犹豫地粉碎对这类垄断的任何挑战。

或者,你就“与传统作最彻底的决裂”吧,既不必理会任何祖先的经验,也不要借鉴任何人类经验。

如此求败得败,岂不痛快!但还想“求仁得仁”,恐怕就无望了。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
Sort Order:  trending

总加速师乐此不疲,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因为这一个人以及其盲目的追随者而坠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