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权与彼权

5개월 전

文革年代一句广为流行的话是:“有权的幸福,无权的痛苦,有权就有了一切,无权就失去一切!”那时的人,似乎从未考虑过,此处的权究竟指哪个权,是权力还是权利?

现在我们知道,这两个权不仅不同,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恰好相反:权力属于上位者,而权利则也应属于下位者。我们今天也知道,文革中高调谈论的权就是权力,因为那时几乎没有权利观念。今天谈及权力与权利时,仍然不免有许多误解,实在必要厘清二者的关系。

untitled.png

权力与权利

“权”的学问大矣哉,岂能三言两语可谈清楚?不过,在最粗浅的程度上简而言之,倒也不成问题。可以说:

权力就是支配他人的控制力;权利就是独立于被支配的抵制力。
这个定义不尽直观,需要一些解释。

首先强调,权力与权利只涉及人际关系。人与物之间亦可能有类似的关系,但用不着权力与权利概念。例如,你能驱赶靠近你的狗,这并非对狗在行使权力;你享有占据某块土地的权利,并非你从土地那里争得了这个权利,而是你在潜在的竞争者面前确立了自己的占有权。在人与狗之间或者人与土地之间,都谈不上权力或权利。

权力是一种主动的东西,它实现于支配的过程中,权力的行使就是对他人支配的实施。拥有权力者也可以不行使权力,此时权力处于“蓄势”状态,就如同置于高处的重物,它能够落下释放势能,但尚未落下之际,只能是蓄势待发。权利是一种被动的东西,它实现于对支配的有效抵制。在无人支配的情况下,权利亦退隐于无形。例如,读书的权利实现于冲破禁止你读书的限制;倘根本无人禁止读书,也就不必提及读书权,它已退隐于无形,直至某个狂徒企图禁止读书,读书权才重新显现。

只有在很特殊的情况下,权力与权利才发生于恰恰两人的相互关系中。例如,就一对父子而言,父亲有监护未成年儿子的权力,而儿子则有在父亲面前坚守隐私的权利。在这个例子中,权力的主动性与权利的被动性彰显无余。

权力与权利都系于个人意志,但其控制方向却不同。权力者强使被支配者的意志服从自己的意志;而坚持某种权利者,则力图克服任何欲支配自己的意志。两者都涉及意志的较量,但权力者通常处于强势地位,而维护权利者通常处于弱势地位。权力的行使与权利的维护,都有赖于坚强的意志;没有意志的地方,休言权力或者权利。

同一个人,可以既有权力,又有权利,但二者通常关涉不同的人际关系。例如,一个官员的行政权力涉及他对下属的支配关系;而他本人的隐私权,则关涉到他与所有可能窥探其隐私者的关系。权力与权利可能系于两人关系中的同一人。例如,在父子关系中,父亲既有监护未成年儿子的权力,又有要求儿子尊重自己的权利。

凡此种种,都充分显示出:权力与权利既有区别,又有共性,且往往交织在一起。就当下而言,强调此权非彼权,才是头等重要的。

权之极化

以上分析,只是孤立地看待个人的权力或权利。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来,或许更重要的问题是:权力或者权利在不同人之间如何分布。你可能十分关切:为什么他拥有权力,而我却无权力?或者,为什么某种权利只为一部分人所有?这些都是权力及权利的分布问题。全面分析这种分布问题远非易事,此处仅考虑一种极端情况:权力或权利集中于少数人,我们将这称为“权之极化”。

权力的极化 在一个社会中,人们可以分享许多东西:分享财富、分享快乐、分享感受等等。但你听说过“分享权力”吗?

古罗马曾一度实行“双君制”,即两个皇帝共治罗马帝国;可以说,两人分享了皇帝的权力。实际上,主要权力多半在其中较强势的一个皇帝手里。可见,两人分享权力也不容易,至少难以成为常态。

法国大革命之后,曾有一段短时间,拿破仑等三个执政分享了最高权力;但权力很快就集中到拿破仑手里去了。

在现代史上,在“集体领导”的名义下,似乎由一群人分享了最高权力,以致好事者居然以提出“九总统制”为乐。但如众所周知的,这并非常态,通常权力还是集中在某个大人物手里。可见,即使是少数人分享权力,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至于“全民共享权力”这种事,你就根本不要当真了。

但真的有人主张“全民共享权力”吗?当然有!“人民当家作主”就是。至于亿万人民如何分享那至高至圣的国家权力,确实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只是你不太可能有幸身逢其盛。

如果将这种高论暂放一边,那么就得如实承认:

最高权力的分享难以真正实行,权力的极化乃是一种常态

如果不在意说丑话,那么不妨干脆说:独裁乃是一种常态。

不要以为我在鼓吹一件坏事。首先,还没谈及权力极化的利弊;“极化”在这里只是一个中性词。同样,此处“独裁”也是一个中性词,未必一定是坏事。在一定意义上,罗斯福、尼克松、特朗普、普京、默多克、李嘉诚等人都是其权力所及范围内的独裁者,也不见得都成了“全民公敌”。独裁者中当然有最大的坏蛋,希特勒就是。但极化的权力何时可行、何时很坏,却是一件极不容易判定的事情,暂且放下。

权利的极化 与权力相反,分享权利却是很平常的事情,实际上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常态。在一个文明社会中,全民——或者至少是大多数人——分享了以下权利:人身自由权、财产权、婚嫁权、言论权、著作权、隐私权、信仰选择权、选举权、法庭上的沉默权……。

既然如此,权利的极化就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不能认为是一种常态。例如,如果某个国家的人身自由权成了少数人的特权,那么,这个国家就等于是一座大监狱!实行奴隶制的国家——例如19世纪的海地——就是如此。当然,也有某些例外情况。例如,在君主制国家,“戴王冠的权利”集中于君主,在今日之日、英、荷等国并不遭人异议。如果排除这些实属中世纪遗迹的特殊情况,那么不妨说:

分享权利是文明的常态,而权利的极化最终将为文明所不容。

问题是,“将为文明所不容”的事情,仍然可能通行于今天;这就是某些权利集中于少数人。今天,下述权利只能被少数人享有:免费住特殊病房;购买质优价廉的“特供”商品;子女以低分进名校;什么二代被破格录用、破格提拔;自身或者子女无偿占有实物资源或信息资源,用以敛财……。

这些权利都可换成真金白银,实惠之至,让拥有者无法割舍;但毕竟形象恶劣,被称为“特权”。如果说,需要说明权利极化有什么危害,只要问问人们:对特权横行如何深恶痛绝,也就够了。

权力的极化与权利的极化并非互不相关:恰恰是权力的极化助长了权利的极化;正是不受约束的权力培植了特权。

权利

本文的主旨是解释权力与权利之异。为此,将两者放在一起并彼此对照,颇能说明问题。不过将两者分别单独考虑,或许能进一步显示二者的区别。不妨先看权利,它毕竟是我等庶民首先关注的。

权利的一个明显特质就是:它具有极大的多样性,即存在大量具体性质有别的权利。要对几乎多不胜数的权利有一个大致明确的综合印象,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对权利进行分类。对这一论题的详细表述只能是学者们的事情。但也有一些内容已进入大众的常识,此处的兴趣就在这类常识。

可以依据许多不同的标准来对权利进行分类。在最“粗”的意义上,可将权利划分为“公权”与“私权”。公权是涉及公共生活的权利,例如选举权、质询权、检举权、申诉权、发表权等等。私权则是涉及私人生活的权利,例如隐私权、财产权、居住权、继承权、通讯权、择偶权、生育权、监护权之类。

进一步的细分,就进入社会生活的各个不同领域。一些最熟悉的权利是:经济权利、政治权利、公民权利、文化权利、教育权利、宗教权利、消费权利等等。其中经济权利是很基本的权利,或许最为每个人看重,它包括财产权、继承权、置产权、经营权、交易权、索赔权等等。

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分类,未必被所有人关注。例如,依据是否经法律确认,权利可分为法定权利与约定权利。前者有规范的法律表述,例如继承权、选举权、著作权、申诉权等等;后者乃是在市民社会中约定俗成,并未进入成文法,例如择友权、着装权、变性权、独身权之类。权利是否由法律划定,显然会依时依地而异,不可一概而论。

权力

不能说,权力具有如同权利一般的多样性;但至少可以说,权力也并非是一种不可分的单一的东西。正是基于权力的可分性,才可能在不同的权力部门之间实现权力的分配。就是这种权力分配,造成了现代权力构架纷繁复杂的奇观。

对照于权利的公权与私权之分,权力也可分为公权力与私权力。例如,父母适度地支配未成年子女的权力,当然是一种私权力。这一类的私权力并非不重要,但毕竟不是大众的主要关切。因此,不妨仅考虑公权力,它在历史上及今天,都是社会的聚焦点。

今天人们习惯上所称的权力,实际上指的就是公权力,或者简称为“公权”;而属于权利的“公权”一词,并不常用,因此并无混淆之嫌。

当政者通过行使公权来贯彻其意志,实现对社会的统治。因此,公权必然是一种很强势的东西,它在其运行过程中具有排山倒海的力量,随时准备粉碎不服从者的抵制。无论握有公权者是否被称为“公仆”,都不应赋予公权以某种“仁慈”形象,那毫无意义。

类似于权利,可进一步将公权分解为经济权力、政治权力、行政权力、思想权力、教育权力、宗教权力等等。其中无疑以政治权力最为强势,也最被人关注。直截了当地说,政治权力无非就是对人的统治权;但从政治权力运行的角度看,政治权力自然还涉及到权力的划分、政治职位的分配、权力部门的整饬与协调等等。

谈及公权,不能不涉及它的来源、边界与约束。简单地说,权力来源就是指谁授权?

如果你认可“我们的权力是人民给的”一说,那么就是“人民授权”了,这在原则上东西方并无区别;但具体到人民如何授权,分歧就大了:东方依靠“热烈拥护”授权,而西方依靠选举授权,都强调自己的授权方法最具合理性。不过,对于柏林墙、三八线两边的人来说,两种授权方法的优劣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权力的行使应当止于其法定范围,其止步之处就是权力的边界。例如,官员有权禁止下属去赌场;但若进而禁止下属买彩票,就越出权力边界了。对权力的约束,无非是将权力限制在其合法边界之内。

管住权!

生当文明时代,我们每个人居然都有了一点权,岂不快哉!不过你会顿悟:此权和彼权不一样啊。但如前所述,两者毕竟还是有一些共同点。下面再提一个或许最重要的共同点:无论权力还是权利,都需要管住它!

如果你有一点权力,那么一定要管住它,切不可让它越出边界。就如大人物所说的,务必将权力关进笼子,既为了不想被“出笼老虎”所伤的大众,也为了你自己,除非你不在意当周永康!今日周永康的居室或许优于普通犯人,但毕竟不是滋味啊。

如果你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手中的权力,徒叹奈何,也不必完全失望,或许你也能做点什么,帮助别人管住权力。今天这样做可能作用不大,而且不无风险;但总该相信,这样做的可能性会与日俱增。你应当有信心,文明的进步,终将给予每个人监督“权力”的“权利”。

你不可能没有一点权利,至少还有生存权吧。你该理直气壮地管住手中的权利。当然,此“管住”非彼“管住”也;管住权利,就是要百倍警惕地护着它,严防侵权者侵害或者夺走你手中的权利,既为了你自己及家人的安危,同时也是为了你生活于其中的社会。

如果每个公民都懂得而且敢于维护自己的权利,那么,这个国度总不致到处是侵权者。当今时代,就是在侵权者面前“礼让”的人太多,奋起维权的人太少,才使侵权者肆无忌惮。人家打了你的左脸,别学耶稣将右脸凑过去;要明白,你其实是可以不挨打的。

无论管住权力还是守住权利,都有赖于法治。至于法制,则多半是行使权力的舞台与工具而已。无论人们对于法治的论述如何车载斗量,其核心思想其实不过一句话:

限制权力,保障权利!

要这个社会终究有点进步,希望就全在你我管住权了。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
Sort Order:  trending

Hi! Did you know that steemit.com is now censoring users and posts based on their opinions?
All the posts of these users are gone!
https://github.com/steemit/condenser/commit/3394af78127bdd8d037c2d49983b7b9491397296

Here's a list of some banned users:
'roelandp', 'blocktrades', 'anyx', 'ausbitbank', 'gtg', 'themarkymark', 'lukestokes.mhth', 'netuoso', 'innerhive'
See anyone you recognize? There could be more, they also have a remote IP ban list.

Will you be censore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