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需大家庭

2개월 전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民族对家庭最有幸福感,那就一定是中国人了。这倒不是中国人拥有最和谐的小家庭,而是中国人拥有的家庭特多,除了那个夜宿其中的小家庭之外,还有许多大家庭:上班所在的家——以厂为家、以公司为家等等;还有,工人以工会为家,妇女以妇联为家……,不同身份的人都有其特殊的家;最后,每个人都以祖国为家——国家二字中的那个家字,可一点也不是写着玩的!有那么多家给你输送幸福,你的家庭幸福感能不强烈至极吗?

images.jpg

·家·人

如早已有人说过的,家庭就是社会的细胞。如果说,以家庭为细胞的说法,在今日的西方很可能成为问题,那么,将其用于中国——无论古代中国还是现代中国——则是恰到好处。

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挣钱糊口,抚育婴幼,赡养老人,乃至休闲娱乐,观光旅游等等——难道不经常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吗?就是评议时政,投军报国,也不失举家一致的事例,正如俗语所说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至于古今不绝的亲属连坐、株连九族这样一些司法传统,固然野蛮残忍,但不也从另一角度证明了家庭因素的份量吗?

家庭与其他社会单元的关系如何?一个最粗的观察是:社会有两个极端的单元,即个人与国家;而家庭正好介于两者之间。这一点当然只是皮相之见,实在不言自明。但若论及国家、家庭、个人三者的关系,则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状况随时代、地域、民族、文化而异,所呈现的图景是高度错综复杂的。

此处的兴趣只在中国传统下的国、家、人“三元组合”。在这一点上,如果说中华文化有什么特色区别于世界其他各国,那就是:中国文化中家庭处于无可怀疑的核心地位。正因为如此,突出家庭这一细胞,是理解中华文化的关键。

家比国更重要吗?想必你会立即举出无数理由来论证,国永远比家更重要!事实上,舍家报国、毁家纾国难等等,正是历代传颂的美德。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只有家才是中心!皇帝老儿将其家族看得比国家更重要就不必说了。否则,司马炎将皇位传给其白痴儿子,宁愿毁掉国家,也绝不放弃家族的皇权,就无法解释了。一个好端端的民国,就毁在袁世凯手里,至今都让国人扼腕。袁世凯只是个人想过一把皇帝瘾吗?今天看来并非完全如此。或许,他更在意让自己的家族在不绝的帝运中尽享荣华,至少也要为其爱子谋一个好出身。至于当下无数老虎蛀虫,不惜吃空国家,唯图养肥自家,种种丑行,更不堪问,就无须多说了。总之,对许多人来说,对家庭或家族的忠诚远胜于对国家的忠诚。

家比个人更重要吗?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倘若没了家庭成员,何以家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至少,绝不是每个家庭成员都比家庭更重要。被历代读书人背得滚瓜烂熟的伦理典章就是: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意味着在父与夫面前,子与妻简直微不足道。现代人完全不能想象,似乎并不起眼的“纲”字究竟有多厉害——那可是真正要命啊。历代道学家为给世人推销纲常伦理,准备了无数事例,就不必去说了。那么,今天的状况又如何呢?不要以为,为家庭而牺牲个人的事早已绝迹。你就不曾听说,为了家庭的“传宗接代”,还有人敢虐杀女婴;为了家庭的利益,还有人理直气壮地干预儿女的婚姻;为了父母体面,光宗耀祖,不惜强迫孩子终日死啃书本,令其痛苦万分。

认可家庭为核心,这种价值观未必为现代人认同;但在现实生活中,似乎并无大碍。至少,在时下人们的意识中,国、家、人三者的冲突,似乎还不是什么特别突出的问题。

然而,视家庭为核心的观念,却有着隐蔽的、无形的、深远的影响,至今人们仍然生活在这种影响的阴影中,而且其后果远比初看起来要严重。

简单地说,家庭核心观念整个地塑造了人们的思维,使人们在无形中,将家庭当作了权衡一切的尺度。如何治国?且看如何治家吧!国家国家,岂不是将国与家等量齐观吗?儒家的核心理想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其中,“齐家”是出发点与基础,其重要性无疑是首位的。

任何单位,无论企业、公司、球队、协会、学校、院所,对其成员的忠诚度的要求,在无形中总是以对家庭的忠诚作为标杆。只要想想“以厂为家”、“以院为家”这类流行语,就知道人们本能地参照什么了。与同伙套近乎,最中听的话大概就是:都是一家人嘛。为表达友谊之深,首选的词语无疑是“亲如兄弟”;为表达服务之佳,人们爱说“胜似亲人”。在所有这些情况下,家庭总是至高无上,仅可比照而不能超越。“爱校如家”,其潜台词还是:“爱家”才是真正顺乎天理的事情,“爱校”不过是仿效“爱家”的结果而已。

家长与家奴

以上所述引出一个问题:家庭观念及其引申,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致整个地主宰着人们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模式,这究竟是利还是弊?

站在坚持传统家庭伦理、维护儒家纲常名教的立场上,以家庭为核心的观念当然好得很,岂止有得无失,简直是社会伦理的至上境界。这种话听起来大义凛然、理直气壮,但总不免显得不合于21世纪的世道人心。究竟欠缺何在,细究起来似乎又颇模糊。

即使在今天,大概也没有人反对维护家庭的稳定存在,使之成为私人生活的一个温馨港湾。在这种意义上,一种显得保守的家庭观念,有无可怀疑的正面价值。只是,此中所蕴涵的伦理价值,并没有超出私德的范围。

不同于“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古代理想,更加理性的现代价值,并不主张在超出家庭生活的领域,不适当地移用家庭伦理的原则。家庭不过是社会的细胞,将用于此细胞的原则扩展为更大领域内的社会生活准则,可能导致可悲的后果。

说明这种后果的两样东西是:家长制家奴性,二者互为表里。

所谓家长制,就是近于父权的个人独裁。任何独裁者都要求下属的无条件服从,而父权式独裁则更要求下属表现出儿辈般的恭顺。这是一种异乎寻常的“权威—服从”关系,它既依赖于权力者被公认的权威与魅力,也依赖于服从者的衷心敬仰。所谓家奴性,就是对权力者的家仆般的顺从。任何具有高度权威与人格魅力的权力者,都可能领导一个近于家庭的集中高效班子,它未必不值得欢迎,但往往朝前一小步就迈向了家长制。极端的家长制不仅达不到预期的高效率,而且多半导向社会灾难,同时造成个人悲剧。极端的家奴性必定销蚀自主的灵魂,仅剩下供随意驱使的躯壳。

无论热衷于家长制的权力者,还是十足家奴性的服从者,都不能再仅用私德进行评价,而进入须受公德裁判的领域。家庭生活当然具有十足的私人性质;但在公共生活中运用家庭伦理,就会是一种荒唐的误置,其结果往往是可悲的。

大家庭的苦与乐

引申家庭观念的热心倡导者,在家庭之外找到了一种理想的替代物,它就是当下大多数中国人不可缺少的单位,包括学校、公司、会所等等。有趣的问题是:人们会将单位当作家吗?

我不知道,今天还有多少人将单位真正当作家。但不管你对之是否真有家的感觉,在一定意义上,还不能不说那确实是你的一个家,你的“小家”之外的一个“大家”。

你完全可能将单位当作一个称心如意的家,倘如此,则真是可庆可贺!即使不是这样,也至少有两层理由,让你不能不认了这个家。

首先,不管你满意不满意,它终归接纳了你,使你不致在这个波涛翻滚的世界上漂泊不定,总算有了某种归属感,而今天这并不是每个人都唾手可得的。即使万里海船都需要一个港湾,行色匆匆的人生旅途,岂能没有一个歇脚的地方!

这个“家”虽然未必慷慨大方,但也不乏一些小恩小惠,这些虽然不足以慰你的平生之愿,还是让你暖在心头——除了幼时父母将些许珍爱之物塞入你手中之外,你还记得有谁曾对你恩宠有加吗?怎么说,这个家还算是一位恩主。

再说,你还免不了时时有赖于它。我们是这样一个国度,没有了单位,你将寸步难行。这更坐实了一句流行语:单位就是你的家!要申请购买经济实用房吗?找单位去!要办理异地医保手续吗?找单位去!要解决子女就学、托幼等难题吗?找单位去……如果你生活在毛时代,这个清单至少还得加长十倍;那时,离开了单位,简直就别想活了。有了这种种依赖性,你真还离不开这个“家”,无论你对它的感情是深是浅。

如此说来,单位这个大家庭好歹给了你一份难得的乐,能不珍惜吗?

但是,你会立即倒出一肚子苦水:那可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你不会忘记,就是在这里,那个偏心的“家长”——就别再问是书记、厂长还是主任了——硬是以工作上从严要求为由,给你以难堪的羞辱。在自己的小家里,你好歹还算是金枝玉叶,自从娘肚子出世以来,哪受过这种窝囊气!又不是亲生父母,凭什么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家长了?一旦机会来临,你还能不远走高飞!

你不会忘记,就是在这里,种种无端的委屈让你憋气。分配任务时,重活都到了你身上;论功行赏时,你的名字却不被人记起。每每到了提职晋级的时候,头儿们就躲得远远的,难道嫌礼物送得太少?反正老是榜上无名。

这些苦处,或许多出于个人原因:你不该总是不会与“家人”相处!但如果这样的事情普遍而且严重,那就得思考一下:这样的“家”是否真正宜居?

以单位为家,真的是一种理性的取向吗?

何需大家庭?

以单位为家,当然合于崇尚传统家庭的儒家伦理,却未必合于现代公民社会的理性取向。生老病死都付托给一个单位,荣辱浮沉都系于一个单位,这只能是一种地地道道的中国现象。或许,同属儒家文化圈的日韩等国,也有类似的现象吧。确实,今日之日本仍然提倡“爱公司精神”、“新家族主义”等等。不能说,这种体制完全没有其合理性;但既然已有人感到苦不堪言,至少就不再能说,它绝对不可缺少。

真的,何需这样一个大家庭?职场,不过是你的工作场所,而不必是你灵魂的歇息处。

在现代理念下,你是一个独立的公民,除了是自己那个小家庭的成员之外,你没有任何义务隶属于某个大家庭。在一个合理组织的社会中,在有序运行的市场环境下,你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觅取所需的生存资源,而无需依附于任何“家”。

你的合理身份,不过是一个流动职业人罢了

这不是什么天方夜谭,实际上是已浮现于地平线的清晰图景。今天,你看到几个年轻人打定主意将自己卖给某个单位?如果你恭贺朋友进了一家令人羡慕的公司,你听到的回答多半是:“暂时呆一段看看,遇到更好的地方再作打算。”劝他立即认了这个家,只会使他觉得你不是这个世纪的人。随着社会的进步,原来由单位担着的许多事情,诸如购房、就医、娱乐、养老、婴幼托管、子女教育等等,都会逐渐推向社会。依靠单位的最后理由,或许即将消失。到了这一步,你还需要单位这个大家庭吗?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