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胜者

4개월 전

秦始皇翦灭了六国,却未能阻止六国的文化统治中国两千年;斯巴达征服了雅典,而在人类文明史上真正留下浓墨重彩的却是雅典;蒙古人几乎一度征服了世界,然而他们在所有占领地被同化……。凡此种种,都留下一个问题:究竟谁是胜者?对此,无论征服者还是被征服者的后代,或许并不在意;但在有意拷问历史的人士看来,却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

unnamed.jpg

秦胜六国?

秦始皇师出函谷关,扫荡中原;今天的电视观众一个个心潮澎湃,仿佛要跟随秦始皇的大军直扫关东六国!这是在参与统一大业啊。不会有一个人想,被扫荡者或许正是自己的祖先;从六国看来,秦始皇的进军不过是地地道道的征服!

失败了的六国有什么好自我辩护的呢?你是弱者嘛,斗不过秦国啊,历史给了你至少一百年的机会,你还是失败了,这不很公平吗?你还能像被打下擂台的拳击手一样,要求再来一次吗?历史可从来就不给第二次机会!

对此,六国无言。但历史观察者却大有话说。

六国弱小吗?六国占有今天的中国中东部,正是统一后的秦帝国的主体部分。中原被开发成膏腴之地时,龟縮在关中一隅的秦人还在茹毛饮血。当齐、楚、晋等大国九合诸侯、会盟中原的时候,秦国还是一个没有发言权的旁观者。列国时代那些最壮观、让《孙子兵法》最有用武之地的战争,都发生在中原地区。恰恰是关东六国,才是列国时代的主要舞台。

六国落后吗?正是六国人首先开发了当时中国最先进的农业、冶铜业、制铁业、盐业、丝织业……。六国地区的商业活动的规模与渗入经济的深度,更是秦国望尘莫及。

六国野蛮吗?恰恰相反,六国的文化发达程度不仅远超秦国,甚至超过后世的许多王朝。中华文明中那些最璀璨的珍宝,都是六国人最先开发的。没有六国,就没有诸子百家,没有儒墨道法,没有孔孟老庄,没有《六经》《离骚》,也就没有中华文化的灵魂!当秦人还不知《诗》《书》为何物的时候,在齐国的稷下就有了集天下英才的学术中心,其规模与发达程度都超过了声震地中海世界的古希腊学园。六国向秦提供了一统天下所需的几乎全部重要人才:商鞅、张仪、吕不韦、李斯、韩非……。

另一方面,直至秦始皇征服六国的时候,秦国既落后又野蛮,是中华文明的真正被忽略了的角落。对于至今被国学家津津乐道的中华文化,秦人没有贡献一件真正重要的东西。秦国培育了一个堪比老庄的思想家吗?它拥有一个堪比稷下的学术中心或者教育中心吗?它拥有一个堪比信陵、孟尝的人才蓄积者吗?它没有这一切,只拥有一样远远超过六国的东西——无敌于天下的军队!它根本上就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一个东方的斯巴达。够了!有了这一个,它就能横扫天下,使六国归秦。

于是,秦成了胜利者,而六国成了失败者。

然而,对于积数十代人之力而争得的胜利,秦人甚至没有保持两代人以上,它不可挽回地失败了。让秦人最痛苦不堪的是,它是被六国打败的:涌入咸阳的义军士兵大部分是原六国人;义军的两大统帅:刘邦、项羽是原楚国人;义军的主要将领与谋士是原六国人。秦不仅二世而亡,而且在秦汉之间的那段乱世,本来就不多的秦人几乎被杀光了——这是真正的亡国灭种啊!它只是留下了一个伟大的遗迹:静静地集结在关中地下的那个庞大的兵马俑大军,守护着秦始皇陵,也守护着秦人的地下亡灵。

此时,秦成了失败者,而六国后人是胜利者;局面完全翻转了。

对此,秦人无言,因为它不再有后人了。如果还有后人在,想必会站出来大声反驳:这不过是另一局,秦一统天下的胜利仍然不容否定!

恰恰这一点最成疑问!真的是秦人统一了中国吗?就武装占领而言,这没错;但仅有武装远不足以维持一个庞大国家的统一。国家的真正力量,永远是它的技术优势、政治经济制度、文化影响力、精神凝聚力等等,而提供这些的恰恰是六国,而不是秦国。

正是在骊山秦始皇陵工地上服苦役的70万刑徒——他们只能是六国降卒——带来了东方的技术。郡县制,据说是秦始皇用以统一天下的最伟大发明;但早在秦国设立郡县之前,六国就已有了郡县。“书同文”是最重要的统一举措之一;但华夏地区语言文字的统一进程,远远早于秦并六国,而且其动力肯定是文化发达得多的六国,而不是文化落后的秦国。至于统一的族群认同、统一的思想信仰、统一的社会理想、统一的文化品味……,这些东西绝不是那些赳赳武夫能够谈论且渴求的,只能来自先进的东部地区。秦始皇固然登上了一统帝国的宝座,但这个帝国的灵魂,却是六国塑造的,它不可能由一个野蛮的军事群体所提供。

如果考虑到这一切,还能说,秦始皇是无可挑战的胜利者吗?他至多只是战争的胜利者;至于一统天下的胜利,则未必属于秦始皇。即使秦帝国没有二世而亡,它能继续运行下去,它所奉行的制度文化,迟早将是六国的遗产!而不是野蛮秦国的那件丑陋战袍。

满人胜汉人?

1644年,当年秦人出关横扫天下的那一幕重演了,只是,秦人换成了同样人数不多但更加强悍的满人,而函谷关则换成了山海关,六国人换成了汉人。满人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在很短的时间内,用区区几十万人征服了1亿(有人说2亿)人!

但发生同样的问题:谁胜利了?初听起来,此问题简直匪夷所思:满人如此辉煌的胜利难道还有疑问吗?

首先看一些表面的质疑。满人远不是仅依靠自己的力量打天下;如果没有大量汉人的帮助,它根本不可能完成对一个庞大汉人国家的征服。一个刚刚走出森林的游猎民族的智慧,还不足以策划、组织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不过,在满清统帅部里就坐着汉人战略家洪承畴,正是他协助满人制定了夺取大明江山的雄韬伟略。如果没有吴三桂给满人打开山海关,或许满人还得在关外徘徊若干年。如果没有中原地区大量汉人加入清军,在中国的辽阔土地上,那几十万满人会轻易地消失在汉人的人海中。如果没有吴、尚、耿三个汉人藩王为满人打下半壁江山,满人哪能如此轻松地拿下全部版图?

在一个以征服汉人为目标的战争中,那些帮助满人的汉人当然是汉奸。但如果将这视为改朝换代的战争,那么,那些站在满清朝廷一边的汉人就无可指责:他们凭什么要去捍卫那个腐朽透顶的朱明王朝呢?难道还要让严嵩、魏忠贤之流再统治中国三百年吗?

然后看一些稍深入的质疑。如果没有汉人开发、提供的先进武器(如大炮等)与军事技术,满人仅凭其弯弓大刀,如何去夺取明王朝的数百座坚固城池?如果没有汉人朝野的巨大财力,满人如何去维持一个仓促建立起来的庞大政权?如果没有成建制地接收下来的汉人基层政权,满人如何能很快实现对一个巨大国家的有效统治?

这些只是说明了,满人与协助他们的汉人一起成了胜利者;而失败者主要是朱明王朝,当然也包括那些不愿接受满人统治的汉人。

如果限于考虑战争,那么就没有更多可说的了。但若进而考虑对天下的治理,那么就有一些更深入的质疑。

清廷统治中国276年,其治绩至少不比朱元璋所建立的汉人王朝差。这是满人的胜利吗?这件事就不像战争胜负那样黑白分明了。

上述问题如果由康熙、雍正、乾隆、多尔衮、隆科多、倭仁等人来回答,当然没有任何疑问。但如果由林则徐、曾国藩、左宗棠、沈葆桢、李鸿章等人来回答呢?恐怕就有所不同了。如果让时光倒流,回到清朝的某个时候,然后徜徉于市井闾巷、茶楼酒肆、县府州衙、学宫贡院,你所看到的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汉人社会,甚至难以看到一个满人;除了已经习以为常的满族服装之外,至少在下层,满人的统治几乎已消失于无形。

这种局面是很自然的。满人不可能实现一种形迹毕露的、实质性的统治,他们没有这个能力。首先,满人太少了,具有文化修养与治理能力的人就更少,在巨大的统治机器中几乎显示不出其存在;况且,相当一部分满人宁可坐享特权,无意涉足吏治。更重要的是,满人几乎完全继承了汉人的制度文化;特别,满人如果不满足于享用特权,那就也得如汉族士大夫一样,去科场上博取功名,循正常途径求得一官半职。而在科场上,汉人的优势绝对无可挑战,这样一来,官场中岂不挤满汉人?除了满人稳握的最高权力之外,对国家的实际治理几乎操于汉人之手,是无人不知的。

对于这一现实,满人一开始或许无可奈何,但后来也就习以为常,并没有特别的危机感。还有,满人大多迅速汉化,他们不仅接受了汉人的生活方式、精神文化,也认同汉人的主流价值观,尤其是维持统治必不可少的儒家伦理。这种局面到清朝后期尤甚,在西方影响冲击面前,满人甚至比汉族士大夫更起劲地捍卫传统汉文化

满清的统治走到了这种地步,它当初足可彪炳史册的那种辉煌,还能留下多少光彩?还能毫无保留地说,满人是胜利者吗?

或许,更真实的答案是:满人凭武力征服了汉人,而汉人则以文化征服了满人。满人自愿地、甚至满怀欢欣地接受了汉文化,实质上就是接受了汉人的同化。被同化后的满人与汉人的唯一区别,是他们继承自先人的某些特权;当这些特权被辛亥革命剥夺之后,他们与汉人就不再有任何区别,以致失去了作为一个民族存在的理由。辛亥革命之后,满人确实大部消失;其消失之快,颇令遗老们不胜唏嘘。

征服的成与败

人类无疑是一个好斗的物种,历史上征服事件无数。对每一次征服,都可以提出“谁胜谁败”的问题;同样也会发生上述事例中的疑问。正如我们不能断然回答,是否“秦胜六国”、是否“满人胜汉人”,在其他征服事件中,我们也不能断然回答,是谁胜了谁。

那么,此中的逻辑会很复杂吗?能否理出一个头绪来呢?

征服是两个集团——国家、民族、地区等等——之间的较量,当然,首先是武力的较量。但并不限于此,这一点正是本文的主旨。

征服者一旦取得军事胜利并使败方屈服,那么就在最初的程度上完成了征服,成为被征服者认可的胜利者。胜利者随之建立其政治统治,以此来保持对被征服者的胜利。如果征服者能将其政治统治扩展为经济统治、文化统治、精神统治等等方面,那么,它就实现了完全的征服;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征服者的胜利才是无可怀疑的。本文所述的秦征服六国、满人征服汉人,恰恰不是这种意义上的征服,这就给秦人与满人的胜利留下了疑问。

我不知道是否有完全征服的例子。即使有,也肯定不多。要征服者在每方面都压倒对手,何其难哉!历史上最强大的征服者成吉思汗,他能在每方面压倒对手吗?白人征服印第安人或许是接近于完全征服的例子,但也并非彻底的完全征服:印第安人未必接受白人的文化,无论白人如何宣称其文化具有优势。

更有趣的或许是另一极端的情形:征服者除了军事胜利之外,在所有其他方面都是失败者。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谁才是胜利者,就真正成了问题。接近于这种情况的例子不少,蒙古人对文明民族的征服就是如此。确实,除了“弯弓射大雕”之外,蒙古人几乎别无所长。他们能给被征服者带来先进生产技术、有推广价值的语言文字、有吸引力的文化、有号召力的宗教吗?大多数蒙古人在被征服地被同化,很难说他们是什么胜利者。本文所说的秦人与满人,大体上也属于这种情况。诺曼人对西欧沿海地区的征服亦属此类。

对于人类历史的观察,以上事实有重要启示。令人关注的主要之点是:仅仅长于武力而别无所长的征服者是不可取的,他们实际上是野蛮的征服者,多半逃脱不了被同化、被历史淘汰的命运,成为最终的失败者。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