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一生三段恋情,三种体验,一世无憾

10개월 전

苏轼

苏轼,可谓中华史上最杰出的文学家、诗人之一。其豪迈诗风,在中华几千的文明史上,留下了最洒脱的一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豪放不羁的才子,也曾经有过温柔浪漫、缠绵悱恻的一面。

苏轼

初恋

苏轼的姐姐受父母之命嫁给表兄,婚后受到夫家虐待,生活不如意,最终早逝。因此,在婚姻方面,苏轼没有受到父亲的压力,选择了自己心仪的姑娘——王弗。

王弗婚后孝顺公婆,体贴丈夫,是一名贤良淑德的妻子。

王弗之父王方,是中岩书院的老师,但其家室并不及苏家。

根据苏轼为王弗写的墓志铭“其始,未尝自言其知书也。见轼读书,则终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可知婚前,苏轼并不知王弗的文采和才华。

因此,我们可以得知,王弗是一名美貌出众的女子,才可博得才子痴心。

婚后,王弗时常陪伴苏轼读书,与其交流心得。苏轼在家与访客会面时,王弗在屏风后面倾听,事后向苏轼表达自己对来人和事件的分析。其眼光独到,分析到位。

嫁给苏轼时,王弗只有16岁,苏轼也仅18岁。正是情窦初开之岁。对于苏轼而言,王弗是他的初恋,是德才貌兼备,万里挑一的优秀女子。

王弗与苏轼甜蜜的度过了10年,生下一子后,香消玉殒。

这对于28岁的苏轼而言,是永远的痛。

为了王弗,作为中国最伟大豪放派词人之一的苏轼,写下了那首让人肝肠寸断的经典婉约之作——《江城子》:

十年生死 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 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 ,
明月夜,短松冈。

王弗之后,苏轼自此再无此般心动与激情。

从此,王弗成了他心头无可替代的,既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苏轼与王弗结缘之地:唤鱼池

发妻

王弗离世,遗一子6岁。

许是为了怀念亡妻,许是为了不让幼子受继母欺凌,苏轼续弦娶王弗表妹王闰之。

王闰之不负所望,对待堂姐之子视如已出,爱护和培养着苏轼的三个儿子,照料苏轼生活,经营家事。

王闰之与王弗截然不同,既无社交政举相助,亦无诗文应和。几乎可以认为,王闰之是一名传统家庭妇女,相夫教子、料理家务是其主要功劳。

然而,就是这样的功劳,默默无闻的陪伴着这位文豪的大半生,从苏轼33岁到58岁,王闰之一直悉心的照料着他。在这24年间,苏轼为父孝三年,反对王安石变法后,先后就任于杭州、密州、徐州、湖州,卷入乌台诗案,险为此丧命后被贬黄州,王安石变法受打压后,苏轼再被起用,随后抨击保守派再度外调……王闰之默默的陪伴在苏轼身边,在动荡不安的朝局背后,为苏轼悉心维系着家这个最温暖的护盾。

王闰之不懂诗文,不精政治,亦不通艺术。但她用她无限的温柔爱着这个大她11岁的男人,温暖着他崎岖而艰难的大半生。

苏轼面对仕途的坎坷,如此豁达。这与王闰之的温柔体贴是分不开的。试问,面对仕途不顺的丈夫,一个怨天尤人的妻子,能否让丈夫如此洒脱?

苏轼在诗中描述王闰之为:可怜吹帽狂司马,空对亲舂老孟光。

引用孟光与梁鸿举案齐眉的典故,来赞颂王闰之的贤惠与勤劳,描述夫妻相敬如宾的美好。

王闰之过世后,苏轼在其墓志铭上的结尾,扔出“唯有同穴,尚蹈此言”八个字。

苏轼死后,与闰之合葬。

相比之下,苏轼与王闰之的爱情,不似与王弗那般如胶似漆。二人的共同语言恐怕也只在美食上,二人的精神境界可能也不在一个世界之中。但是,苏轼与闰之在重重困境中,相扶相守。更像是现在的很多老夫老妻,多年的相处,彼此的宽容。

那是一种交织着亲情和爱情的复杂情感,一种在岁月沉淀出来的默契,一种彼此挂念、无条件信任的依赖。

TVB《东坡家事》

红颜知已

苏轼游西湖时,结识西游歌姬王朝云,彼时朝云12岁。苏轼见其美貌与歌舞俱佳,且聪慧过人,遂收为侍女。

朝云在苏府长大,受苏轼夫妻照拂,且学会诗文,成为了苏轼的红颜知已。朝云18岁,被苏轼抬为侍妾。王闰之故去以后,朝云便接替她照顾苏轼的起居。

某日苏轼问家中众人,自己肚子里装了什么?

众人皆答学问才华之类,只有朝云答曰:“一肚子不合时宜”。苏轼深感朝云为知已:“知吾者,朝云也”。

朝云之姿,自是出类拔萃。

朝云之才,亦是动人心弦。朝云在艺术上与苏轼产生了深深的共鸣。每每唱到苏轼蝶恋花一词,感慨苏轼悲苦朝云常常哽咽不成调。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朝云之义,更是感人至深。苏轼晚年被贬,身边众人如鸟兽散,朝云不离不弃,伴君千里,远赴惠州。

可怜佳人命薄,为苏轼辛劳,遇惠州疫情,34岁的朝云与世长辞。

因其出身,终于侍妾,未得妻子名份。

苏轼为朝云写下多首诗作,其中《西光月》一首以梅咏人,朝云之美、朝云之义皆入此中。

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而《悼朝云》一诗则直抒苏轼痛苦思念之情:

苗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
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惟有小乘禅。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
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勤礼塔中仙。

一生无慨

朝云逝去,苏轼在对三位爱人的思念中,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五个春秋。

究竟哪一个女子最常出现在苏轼梦中?我们已无从知晓。

我们可以了解的是,这三名女子都曾经如此深爱着他,并且把她们最美丽的年华、最杰出的才干都给了他。可想而知,苏轼之人是多么可敬可爱!

苏轼一生在官场,几经波折,终不得志。

然而,却有如此三个优秀的女子伴其一生。

王弗知书明礼、善于识人,如若在现代不是政治家也是个职场高管。

王闰之贤惠勤劳,打理家事井井有条,放在现代,做个企业家方可显示才能。

王朝云感性而浪漫,歌舞练达,诗文入心,放在现在必是一名艺术家。

苏轼一生三段恋情,初恋你侬我侬,发妻情深似海,红颜心心相映。

虽在官场屡不得志,一生坎坷漂泊。然而,有此三段恋情,三位佳人,三颗痴心,三种体验,苏轼此生无憾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