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小纪

2개월 전

当我坐在长途车上,一路观望窗外的景色时,脑海中不断涌现出英文诗“铃兰林地”里的句子:My eyes, mesmerised by the beauty。是的,初夏的美景如此宜人,到处青青葱葱,眼睛被催眠了似的惹人醉。

许多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读诗,为什么要学英语?如果既不为了考试,又不为了工作,自己图什么呢?是啊,我图什么呢?诗歌与英语几乎是最最无用的东西,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看来,也就只剩下玩了。

莫名喜欢这首bluebell woods,感觉许多我想讲却讲不出来的句子被诗的作者讲出来了。比如这句:the buffet of colors,真是妙哉!颜色的自助餐!

Feasting on the buffet of colors
The vibrant purple of the bluebells
The woven green hues of the grass and trees
The luminous yellow of buttercups

没有了你的日子,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许多次,我都想随你而去,可我不知你在哪里。也许,你已随Rhianna而去了。我只好独自一人继续在这冷漠孤寂的世界流浪。直到有一天,或许能与你再重逢;又或许,永远没有重逢的时日。

虽然因你吃了那么多苦,虽然有时我恨你为什么要那么决绝地离开。可是,依然感谢你曾经带给我的蜜甜时光。不忍忘记你,怎能忘记你?

我尽力了,我真的无能为力!

无数次,我幻想着,给你塑个铜像该多好。这样,我就能一直看到你,你也就一直活着...

可是,我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穷人啊。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什么也做不了啊。我无数次地祈祷,可是,祈祷又有什么用?上帝已经把你带走了,永远也无法回来了...

我想,我能做的,也许可以像美国隐士女诗人爱米莉·迪金森一样,生前那些默默无闻,无人问津的文字,生后竟变成了学者们争相研究解析阐释的珍宝。

正如我的那首小诗所写,我把你的一切装进记忆的锦盒,再用厚厚的红丝绒包裹。未来,会有哪位幸运的诗人打开锦盒,发现一泓尘封已久的爱液琼浆?

年轻的时候,我到三毛埋葬荷西的片段:她用手指挖他的墓地,只挖得十指鲜血淋漓。我在感动的同时,又窃喜地玩味着三毛的痛苦。记得鲁迅先生就说过,人类有把玩痛苦的天性。可是,谁能想到,如此绝望的痛楚居然真实地上演到了自己身上?那一种痛与绝望,又岂是笔墨所能形容?

那是佛家里的空,寂,冷...
那是红楼梦结尾处的大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