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锦盒

2개월 전

记忆锦盒
The brocade box of memory

把你的一切锁进记忆的锦盒
I locked all of you into a brocade box of memory

再裹上厚厚的红丝绒
Then wrapped it with the thick red velvet

如同尘封一坛女儿红
As if sealing a pot of yellow wine(According to Chinese custom, the family would seal and preserve a pot of yellow wine when daughter was born. The wine keeps intact until the daughter gets married.)

交给岁月,交给时光
Hand it over to the years and
it is all about time

会是哪位幸运的诗人打开锦盒?
Which lucky and kind poet will there be to open this brocade box?

惊喜地发现那口被深埋的爱之井
依然鲜活如初
To his surprise, he finds the well of love being deeply buried so long is still vivid as in the beginning

且愈加香醇
And more aromatic and purer

But if I can have a new choice, I'd rather not marry my American husband this life. Or I'd rather I've never met him.
All my dear readers, I wish you can understand what I mean. Although I really love him with all my heart and life.
God knows after experiencing a short-lived and so-called wealth and reputation, how I have been thrown into the diabolical hell! From the slippery social ladder I fell down and broke into pieces.
Many times I really want to forget him forever...
Oh, no, I love you--my dearest American teacher and husband! Even if this earthly world denied our love and ruined our cross-nation marriage ruthlessly, God knows how our love and feeling is true and sweet and strong.

我的中美跨国爱情婚姻劫

(一)
我叫×××,于2014年6月在河南郑州和美国公民John Fraser注册登记结婚。不料,丈夫于次年,即2015年9月6日突然被发现死于工作地南昌的住所内。自此我的人生掀开了地狱似的噩梦旅程,整个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全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提笔重写埋葬6年之久的往事绝非一件易事。生怕曝露了伤口给人看,却又得到同样令人绝望的结果。但依然怀抱一丝渺茫的希望,盼有朝一日沉冤得雪,以证自己的清白,同时也可告慰亡灵。

该从何说起呢?天知道,亡夫是一个多么善良友好的美国人。他过世后,我没有一刻不怀念我们曾经的过往。我们于2008年相识于网络,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在自学英语,遇到他,我如获至宝。恰好,他也对中国很感兴趣。他读过中国的英文版老子《道德经》,喜爱中国传统文化。如同天意一般,我们一拍即合,一见如故。

那时,他刚离婚,人生遭遇巨大变故(此处不做赘述,具体可见我的另一篇文章)。我提议他到中国当英语外教。他却拒绝了,因为放不下他的孩子们。

我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性,可以说,爱情婚姻就是我人生最大的信仰。我崇拜他的渊博学识,他毕业于全美最好的药剂师专业大学。能与这样的美国知识份子相识并惺惺相惜,已超出了我最疯狂的梦想。我情愿无怨无悔地等他,哪怕等一辈子。我记得他讲过的一个单词:euphoria。是的,纵然是网恋,我却沉醉其中,深深沦陷。我们彼此交换着对中西文化的喜爱,营造着只属于我们的诗歌梦幻世界。他会告诉我印度和巴基斯坦原本是一家,格陵兰岛和冰岛名称的由来等等。

我也一直记得他专门朗读给我的一首英文情诗:一个独特的世界

A Special World

A special world for you and me
A special bond one cannot see
It wraps us up in its cocoon
And holds us fiercely in its womb

Its fingers spread like fine spun gold
Gently nestling us to the fold
Like silken thread it holds us fast
Bonds like this are meant to last

And though at times a thread may break
A new one forms in its wake
To bind us closer and keep us strong
In a special world,where we belong

终于,我的一片痴心开花结果了。他于2013年9月乘坐美国达美航空西雅图到北京的航班来中国看望我。我记得我在侯机室等了很久,激动得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他终于出现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也认出了我,我们彼此会心地微笑着。可是,谁能晓得,为了这从网络到地面的着陆,我居然等了整整5年,且跨过了6个年头。

我把一个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问他是否愿意和我结婚,他即刻应允了,并对他的美国好友回复了一个单词:perfect。这样,我们就算正式订婚了。专程到我家乡看望后,因往返机票缘故,他又匆匆回美国了。直到他去世时,手指上依然带着我送他的那个醒目的“一箭穿心”的戒指。

第二年,他再度来中国,这次是来工作的。为此,他还专门考取了国际英语教学TEFL证书。

我原来的打算是让他到中国大学担任外教,但南昌新东方学校美国留学中心抛来了橄榄枝,我觉得也不错。虽然是私立机构,新东方却是国内英语留学培训大名鼎鼎响当当的品牌。只是当初做梦都没想到,我会为此遭遇到人间最黑暗不堪的内幕和劫难。

等我们风尘仆仆赶到南昌后,学校的态度并不友好,我颇失望。晾了我们足足三天后,我们才有机会面呈学校要求的所有证件包括健康证明,学校又提出必须要正式面试才行。然后,才到了正式开始签聘用合同的环节。

我因为一直在公立机构上班,根本不了解这种私立的留学培训机构。签完合约后,我有些纳闷。明明合同一式两份,为什么学校却都收回了?(他去世后我才得知,原来南昌私立培训中心之前从来没有聘用过外教。他们就是在装而已。)

真实世界的我实则是个纸上谈兵的“乡下梦幻者”。对于诸如签约合同之类的法律问题,我是那样的陌生和无知,甚至于恐惧踟蹰着。事实上,就连在中国怎么注册跨国婚姻,我们都得去摸索,许多部门都是我生平第一次去的。可以说,之前我根本不知有那么多繁琐手续的存在。而他一个外国人,更是一无所知。

后学校又说办理外教工作签证需要时间,而他持的中国旅游签证马上快到期了。情急之下,我们只好去申请婚姻签证。因为无人指点,天晓得我们走了多少弯路!直到最后,我们跑到香港才顺利拿到他两年期的婚姻签。

按照中国法律,学校必须为外教申请工作签证才算官方认可。所以拿到婚姻签后,我们还在等待学校的工作签证,但一直拖延着迟迟不下来。三个月后,学校终于摊牌,说工作签证办理太麻烦,既然有了婚姻签,就这么将就着吧。(埋下了隐患)

我们也只好认了。虽然觉得不妥,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又回到了我的家乡工作地。一方面为其积极寻觅更适合的学校;另一方面,开始着手申请自己的美国签证。可惜,由于无知,我以为申请美国旅游签证是最便捷的方式;更由于得到一个错误的信息,以为必须婚后一年,才能申请美国婚姻移民签证。而且,除经济担保外,婚姻移民签证面试时也会有英语要求。

我那时很天真,根本没有考虑到美国人因语言障碍文化差异独自在中国生活时的重重困难。想着反正培训中心里的老师都是精通英语的,又经常出国,有问题找他们帮忙解决就好。又或者说,我颇自卑,我这三脚猫功夫的英语,真配不上自己是美国外教妻子的身份哩。

为了顺利拿美国签证,我忙于补学英语。之后一直没有到南昌找他,也根本不知他的健康出了问题。

这期间,我先后两次到北京申请美国旅游签证,均被残酷拒绝。(搞不懂,都跟美国人结婚了,连旅游签都不给!我对美国文化制度的了解实在太欠缺。他美国家人应该对中国文化制度一样陌生。)既然如此,那一切就慢慢来吧,日子还长着呢!申请美国婚姻移民签证也不急。我正计划着十月一号请长假到南昌团聚,开始崭新的生活。晴天霹雳传来!我记得很清楚,那是2015年9月7号下午,房东告诉我发现他死在了房里,笔记本里的音乐还播放着。我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痛...可怜他在中国仅仅待了15个月,就“香消玉殒”了。

我彻夜不眠,头痛欲裂。精神几乎崩溃。我也不知当夜从哪里找到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电话,通知美国公民在中国死亡。又发手机短信给他的美国朋友。他来中国前,就住在与她一家合租的房子里。她也是唯一支持他到中国的好友。

紧接着,他的美国儿子姐姐相继给我发来电子邮件。之前,我与他的家人从没有联系过。他姐在邮件里只简单地写着:遗体立即火化,一半骨灰邮寄回美国,一半我留下。语气镇静得让人害怕,仿佛对待一只死猫死狗似的。

学校那边则置身事外,一副高高挂起与己无关的态度。哦,他不过是个陌生的外国人。就这么民不告官不纠吧。

警方征求家属意见是否尸检时,他姐说不必了。既然法医初步鉴定,排除自杀,可能是心脏病突发猝死,那就不必费周折了。(发现他死亡时,已超过了24小时。)

这是在处理一只死猫死狗吗?我怀疑...

不,不,这是我最最亲爱的美国丈夫,是我尊敬崇拜的美国老师,是我期盼了等待了整整6年的爱人...

我悲愤交加。对他美国家属和中国学校两边的冷漠感到难以置信。怎么可以这么冷酷?乡下人在面对亲人去世时,也要举行起码的葬礼吧?单位职员去世,领导和同事也要集体慰问,发放家属抚恤金吧?何况他是具有美国本科文凭和国际英语教学TEFL证书的美国外教?中国尊师重教的传统在哪里?

我本能地抗拒着,不肯面对一人告别遗体火化遗体的局面。这不公平,这太残忍凄凉了!他美国有儿女,有兄弟姐妹,甚至他的父母都还健在。凭什么我一个中国乡下弱女子要承担如此残酷的事情?我们在中国结婚时,美国家人不闻不问也就罢了。可这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告别啊!

岂料,在他美国家人看来,我的行为是荒唐的。遗体迟迟不火化,你是什么意思?想敲诈勒索美国家人吗?

新东方学校那边态度更是蛮横恶劣,多次交涉无果。不仅如此,对方还财大气粗振振有词:一来,他系自然死亡,与学校无关,再纠缠下去,告你骚扰罪;二来,即使出于善心有所补偿,也不能单独给你。同时,学校又要求,美方家属需亲自来中国。

僵持了几个月,最后,他大儿子用了一个“诡计”!(当然,也许当时就是他的真情实感,只是后来变卦了。)他说,他现在正在上大学,只有最后一年就毕业了,他务必要拿到毕业文凭。这也是父亲对他的心愿。他真的很想到中国帮我,但那并不容易。语言不通,他现在也没有钱,还欠着几万美金的大学学费。我若有经济困难,可联系他姑姑给予协助。现在我先帮他处理父亲丧事,等他大学毕业了,他会帮我来美国,这也是他父亲的心愿。他知道父亲是真的爱我,那我就是他的继母。至于学校方面,如果他们不愿意主动赔偿,就不追究了。父亲来中国是为了帮助中国学生学英语的,他选择原谅学校。

大儿子的部分英文email原件如下:

"Look I'm sorry we live in totally different world's and it is true that I do not understand your culture very well. I know that my father loved you and that there is no way he would marry you if you were evil. He truly loved. You must be a good person for him to live you the way he did. This whole situation is just very frustrating and I don't mean to get angry.

Honestly I wish I could leave school and help you but I can not... I also want to start building a relationship with you and to learn about China. It was a huge passion of my father to travel there and learn about your culture. Protecting the kids and the animals of the world was his true dream. I hope to visit China when I get my degree...

Bu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t was my father's dream for you to come to America and it will be mine too. But I must get a career and make money before I can do anything. You were so patient with my father waiting 6 years for him to come to China. Please be patient with me. I will bring you and your sister here one day. I want to see your country and I want you to see mine. We are so different and communication is difficult. If you would like I can start talking with you to further help you understand our language and culture. Please ask me questions and since you are my step mother it will be my honor to help you. Also I can talk with your sister. I want us to understand each other and to respect each other. I feel that there has been to much miscommunication and it is leading to bad feelings. We need to love each other. We are family."

他说的如此诚恳,我感动极了。天知道,为了那一个“继母”的称呼,我真的愿意为其做任何事。

在我妹妹的帮助下,我们两个到南昌处理了火化相关事宜,并在美国大使馆的指引下把骨灰从北京的专属通道邮寄回了美国。接着也把他的大部分衣服物品连同他的中美银行卡邮寄给了他美国家人。(他的中国银行卡密码我记不得,没有他美国家属授权,钱也取不出来。)随后,美国大使馆正式签发了死亡证明,他的美国护照也给打孔注销了。他是真的已不在人间了。

一年后,我从他美国朋友处得知他的大儿子已顺利毕业,并成为一家公司的工程师。我满心喜悦地写邮件祝贺他。结果,他居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目全非。他说是我害他父亲死在中国,我这个贪婪的坏女人,还想勒索他家人钱,最后什么都得不到,他恨我连同中国。他从此与我一笔勾销,与中国也一笔勾销了。

此后,不管我怎么写邮件给他,他再没回复过半个字。

再后来,我从亡夫美国前妻处得知,学校当初是这样告诉他们的:他没有工作签证,并非学校的正式老师,学校对其死亡没有任何义务。

我惊呆了!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美方家属是宁可相信中国学校的lie,而不会相信我的。我能怎么办?新东方学校美国留学中心为转移责任拒付赔偿金故意挑起事端,成功利用中美两国不同国情和普通民众于中美两国文化法律中存在的盲点,不惜陷害辱没死者,行径之卑劣令人发指。彻底加剧了美国家属与我之间的矛盾和误解,致使他们认为,是我介绍了一个黑学校骗美国丈夫到中国打黑工,我一个底层小老百姓真是百口莫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狱中,奈之何!

之后的几年中,其前妻几次说想让我把他的出生证明和大学文凭等证件邮寄给他的孩子们。我自然不肯。我已经一无所有,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珍宝,证明我真的曾经嫁过一个美国学者。

我也试图去控告过学校。却发现没有美方家属的配合和授权,我在中国这边什么都不能做。我没有任何上流社会国际背景的人脉关系,所认识的人即使想帮也没有能帮上的。除了默默埋葬我的伤痛,别无选择。

(二)
直到最近,发现油管Youtube视频里不但有海量的免费英语外教资源,又惊喜地看到了好几位美国人用中文讲解的Channels,突发奇想。于是写下了开篇那首唯美小诗“记忆锦盒”,并把我的爱情和万箭穿心的经历凝成文字,期待热爱中文体验了解过中美文化制度的美国学者专家能打开我的记忆锦盒,读懂我的中美跨国爱情劫,还我一个清白!

我窃以为他们一定和我一样,对中美两国文化法律乃至民俗的差异和冲突感同身受过。后经美国亡夫朋友告知,方晓得中美就连婚礼习俗都大相径庭。在美国,婚礼通常由女方承办,蜜月旅行则有男方负责。而中国是典型的男权社会,系男方迎娶新娘,婚礼以及蜜月旅行均由男方承办。可怜我结了一次婚,连美国丈夫的家都没到过,更别提被丈夫迎娶了!不过,美国丈夫却压根儿不知我内心深处的小纠结。于他而言,我们在中国的婚礼一切正常。我记得大家都纷纷留言“嘲讽”Teacher Mike得到中国绿卡时的兴奋劲儿。真有趣,这老美整个一"大傻帽",得到个中国绿卡有啥好显摆的,不过像中国人得到非洲国家绿卡罢了!普通中国人可是巴不得取得美国绿卡啊,那才叫一个羡慕!(注:现在好像那些留言已被删除了。普通美国人得到中国绿卡,确实特权多多。倘使没有这次中美婚姻劫,我压根儿不知道大多数普通美国人非但对中国一无所知,甚至还莫名恐惧着。)

还有被称为“冒充外国人的中国人”口语老炮马思瑞老师,汉语讲的简直比中国人还溜。事实上,我第一眼看到他时,觉得特别震惊。除了他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让所有中国人感到可亲外,他的长相气质以及胡子样式都像极了美国亡夫,儒味十足。

总之,真诚祈祷有缘人伸出援手,愿意做美国家属和我之间的沟通使者和桥梁,还我一个清白!

欢迎youtube油管或steem上直接留言联系我!

如能向美国家属澄清事实,揭穿南昌新东方学校美国留学中心的奸诈和险恶用心,还亡灵一个公道和清誉!不胜感激!!!因为全中国人都知道,美国外教是受人尊敬的职业,没有在中国打黑工的说法。事实是,他临死前,南昌师范大学正邀请他到大学代课。我后来更是得知普通英语教学机构甚至抢着招聘美国外教都招不到,可恨南昌新东方培训机构浪得虚名,非但不懂珍惜,还糟践优秀的美国外教至此。

我本人也不是美国家属心目中的中国"坏女人",说什么为了骗钱骗婚,给美国人介绍中国黑学校,骗美国人到中国打黑工,纯属无稽之谈。实在太抬举我了!

我只是一名以生命全心全意地珍爱崇拜着我的美国丈夫兼老师,视丈夫为天的传统中国女子!他是我今生唯一的丈夫!还我一个清白!

真爱可以被抹黑,但永不能被抹杀!

诚然,熟悉中国国情的人,看到美国家属的误解会哑然失笑,简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式的荒唐。你听说过中国人到非洲打黑工吗?美国人到中国打黑工的说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可普通美国民众真的不懂这些基本常识。而且,他们甚至觉得中国人使用翻墙VPN都是非法的,会被政府法办。有些人则根本不知中国有防火墙封锁:脸书facebook和油管youtube等国际大网站必须使用VPN才能打开。可怜美国亡夫在世之前,我一直不知如何用VPN,更没有办法翻到墙外看世界,以致被错误的信息误导,错失申请美国婚姻移民签,处处被动挨打。在终于得到稳定的VPN之前,走的弯路上过的当不提也罢。真的用钱买过许多不能用的VPN。
(Cultural differences can make life in China hard. But hands down the most frustrating part of life in China is the Internet. The government has blocked Google! How is anyone supposed to function FOR CRYING OUT LOUD?! Not just Google search. We’re talking Youtube, Gmail, Hangouts, Drive, and everything else Google related. Bing, on the other hand, works great! Yes, I know…but before you consider suicide, there’s hope…sort of. The only way you can get around the Great Firewall is by using a VPN. Those three letters will become more important to you than oxygen. The problem though, is that even the best VPNs offer dismal results. The chances of streaming a movie are about as high as finding toilet paper in a public bathroom. Don’t waste your time.
From Canadian Teacher Mark)

鉴于大多数普通美国民众原本就对中国一无所知或本能妖魔化恐惧着的事实,这下美国丈夫又独自死在中国无人负责,更坐实了中国的妖魔化,我也成了无辜池鱼被妖魔化,怎一个错错错!莫莫莫!

在网络科技如此发达,(语言交流无障碍的翻译软件方兴未艾)地球正日益变成地球村的今天,中美跨国爱情婚姻仍只是少数特权人士的专利privilege, 垄断利益集团机构肆意蒙蔽误导愚弄普罗大众,中美普通人民的跨国爱情婚姻没有丝毫立足之地与生存空间,致使一个无比纯真甜蜜的中美跨国跨种族婚姻演变成了一场地狱惊天噩梦。呜呼哀哉,可悲可叹!

当然,我很清楚,我的这些文字会被某些道貌岸然粉饰太平的“正人君子”所厌恶,甚至极度憎恨。因为我揭穿了他们愚弄中美两国普通民众的阴谋,撕开了他们金钱至上天良泯灭罪恶勾当的遮羞布!曝光了他们的障眼法(当我试图发文到国内某网站时,很快就被锁定了。这是个有冤无处申诉的世界啊!)

然而,日本人Yohji Yamamoto说:
“I think perfection is ugly. Somewhere in the things humans make, I want to see scars, failure, disorder, distortion.”

—Yohji Yamamoto
我认为"完美"才是"丑陋"的。在人类世界的某处,我想看到伤疤,失败,混乱,扭曲。

突然对“欺世盗名”这四个字有了深刻的领悟。

中国的汉字和成语真的是那么精准入微。

你能想象出有些人或有些机构实属“欺世盗名"之辈吗?披着教育励志的美好外衣,靠着熟稔中美不同国情和体制,实则行卑劣龌龊的勾当,赚的盆满钵满。南昌新东方留学中心,你为了利益,丧失中华民族起码的良知,残忍对待为你工作的美国外教,不惜污蔑死者,中美两边双骗通吃,实属中国最大的败类一族,你害得我好苦啊,你让我有苦说不出!

欺骗了全世界,却盗取了好名声!好一个欺世盗名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历史会知道真相!谎言不攻自破,公道自在人心!美国丈夫不会在中国白死,您对中国人民和学生的爱与帮助永不会被遗忘!

It is all about time! True love will win!

附:我猛然想起百家讲坛中蒙曼教授讲起的唐中宗李显韦皇后的故事。根据史书,系韦皇后毒死了自己的丈夫,理由是她野心膨胀想要效仿武则天做女皇。然而,蒙曼教授却认为,李显应该是病死的。韦皇后和李显是患难夫妻,她怎么会愚蠢到为了当女皇而毒死自己丈夫的地步?丈夫没了,对她百害而无一利,那不过是对方为了扳倒她而故意栽赃陷害于她的阴谋。我清晰地记得当时听到这里自己异常惊诧的情形。因为一直以来,我都相信史书的记载,唐中宗就是韦皇后毒死的。同时,不由暗自佩服蒙曼教授的分析判断力。

现在美国丈夫大儿子迁怒怪罪于我,认为是我害他父亲死在中国,我介绍中国黑学校骗他到中国打黑工,我是个贪婪的骗钱骗婚的中国坏女人。可是,他怎么不像蒙曼教授那样分析一下,死了丈夫对我有什么好处?美国丈夫不幸离世,我哭都来不及。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在中国赫赫有名,又怎会是中国的“黑学校”?可它为了转嫁责任拒付死亡赔偿金,故意使出了"在中国打黑工"的损招,美国家属偏偏就中招了!也难怪,如果不是蒙曼教授分析,大家都误读韦皇后千年了。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
STEEMKR.COM IS SPONSORED BY
ADVERTISEMENT